글로버메뉴 바로가기 본문 바로가기 하단메뉴 바로가기

논문검색은 역시 페이퍼서치

중국어문학지검색

The journal of chinese language and literature


  • - 주제 : 어문학분야 > 중어중문학
  • - 성격 : 학술지
  • - 간기: 계간
  • - 국내 등재 : KCI 등재
  • - 해외 등재 : -
  • - ISSN : 1226-735x
  • - 간행물명 변경 사항 :
논문제목
수록 범위 : 40권 0호 (2012)
6,400
초록보기
南唐后主李煜雖``生于深宮之中, 長于婦人之手``, 但他``遂變伶工之詞而爲士大夫之詞``, 開拓出一種참新的境界, 在詞史上取得了杰出的成就。歷來對李煜詞的時期劃分由于유于成見一般分爲亡國前與亡國后, 而本文通過審愼的意象分析幷按照作品主題將其分爲三個時期, 充分地展現出李煜詞作的整體意象及藝術表達。意象是作家主觀意識的審美表現。詩歌意象的種類不勝枚擧, 其中唐宋詞最爲常見, 最爲豊富的意象群就是花意象。李煜的38首詞作當中, 有關花意象的有22首, 約占58%, 比率較高。花意象可分爲單純意象與複合意象。複合意象可再分爲典型意象與卽興意象, 典型意象指通過궤千年詩歌創作經驗自然而然積累的傳統意象, 相對應的卽興意象則意味着是有一個作家創造的獨特意向。本文通過對李煜詞的花意象分類推導出其作品的如下궤個特征。第一, 作品中未發現作者對某種特定花的偏愛, 只在第二期重点運用花意象來寄予相思之情。第二, 根据各時期的主題意識來顯示各時期花意象的典型化特征。例如, 第一時期以單純意象爲主來造境, 相對而言第二, 三期是以複合意象爲主, 十分符合中國詩歌傳統意象, 容易引起讀者的共鳴。第三, ``情以物遷, 詞以情發``, 通過聯系花的狀態與作品主題意識, 可以窺見各時期花意象的運用差異, 就是花開-花落-花開的一系列意象運用當中隱含着李煜詞的悲劇性審美觀特征, 尤其是第二, 三期通過花落與花開意象交錯與花的凋零來表達主人公的悲劇命運, 讓人感到隱含的亡國之音。還有在第三期爲了反映亡國的悲劇竟運用了花開意象, 這里的花就是李煜對在宮廷里无우无慮地享受奢靡生活的懷念, 而且對于亡國君來說, 花開比眼淚更具悲劇性審美感。第四, 排除特定花的影響力。在李煜所運用的花意象當中, 可以歸類出九種花, 雖然歷來詩歌里每種花都有特定的意象蘊含, 但是在李煜詞中, 特定的花類沒有特定意蘊, 而是給花的狀態賦予了靈活性。最后, 李煜的花意象與花間詞之間无法確定相關性, 與花間詞不同, 李煜詞흔少用花意象來專門比喩年輕貌美的女子。總之, 李煜詞運用的花意象无論是反映歡偸情感意蘊的花, 還是寄寓亡國遺恨的花, 都體現了李煜的眞實藝術境界與人生寫照。李煜詞對花意象的成功運用可以認爲是用客觀物象給抽象物象注入生命的藝術表達的典型。

범곤정(范곤貞) 시가문학(詩歌文學)의 성취(成就)

이종진
중국어문학회|중국어문학지  40권 0호, 2012 pp. 31-68 ( 총 38 pages)
7,800
초록보기
範곤貞, 華亭(上海, 松江)人, 系嘯園範氏後代孝廉範選之女, 與胡公壽(1823-1886)的9世祖諸生胡蘭(號: 원生)結爲夫妻, 但至今無從獲知這對夫婦的生卒年代。範곤貞對詩歌有著흔深的造詣, 曾留下作品集 《胡繩集》8卷.29)這本詩集裏有陳繼儒、範允臨等人的<序言>30)。流傳下來的範곤貞詩集只有其後代胡公壽再次印刷的《胡繩集詩초》3卷。這些詩歌流露著非寫不可的眞實情感, 體現了範곤貞固有的風格。其夫胡蘭不爲人所熟知, 且在動亂中戰死, 或許由於這些原因, 範곤貞的詩歌成就未能被大衆所知曉。《胡繩集詩초》卷上, 收錄古詩58首, 卷中, 收錄律詩48首, 卷下, 收錄絶句71首, 總共收錄177首。其中古詩和律詩成就較高, 因此, 筆者將其中的129首作爲硏究對象。本稿將範氏詩歌的主題分爲思婦的愛與怨, 節候之感, 貞節和崇德, 世態諷刺與人生觀, 題畵詩等來評價저的詩歌成就。령外, 《胡繩集詩초》最後收錄<遊嘯園賦>幷序和<春閨夢裏人賦>賦2首. 此2首賦爲窺觀範氏生活環境和詩作背景的重要資料。範곤貞生前活動範圍幷不寬闊, 但因詩才橫溢、感情豊富, 저創作了大量感人的優美詩作。丈夫頻繁外出, 長期外遊後戰死, 使저創作了大量思婦詩和別離詩。範家代代相傳的華亭嘯園會在不同季節激發出不同的詩情, 給저提供了創作優美的節候詩的環境。同時, 저的曾祖母徐媛與蘇州著名女詩人陸卿子同是吳門兩大家, 受曾祖母影響저得以創作出更高水平的詩作。而且因爲曾祖母徐媛撰寫的《訓子》給저輸入了儒家觀念, 以至저留下了大量崇尙儒家之德的詩歌。因爲與丈夫的婚姻生活幷不美滿, 使저更加沈浸於詩作世界, 從而創作出優雅而風姿動人的作品。本稿因篇幅限制, 未能涉及령外的71首絶句, 將留爲課題以待做更深入的硏究。

지식인과 과거(科擧) -명대 말기 이지(李贄)의 경우를 중심으로

김혜경
중국어문학회|중국어문학지  40권 0호, 2012 pp. 69-95 ( 총 27 pages)
6,700
초록보기
흔多人認爲科擧是曆史的遺跡, 其實這只是我們現代人的一種偏見。時至今日, 各種變形的“科擧”仍然橫行在我們周圍, 而且根深체固、頗受寵愛, 所以, 在21世紀的今天我們仍然흔有必要探討、硏究科擧, 幷吸收其精華、병棄其糟粕, 使之古爲今用。縱觀中國科擧制盛行的古代社會, 傳統的知識分子無一不生活在科擧的影響之中, 就連被認定爲極具反叛性的明代哲學家李贄也毫不例外。因此, 本文擬討論兩個問題: 一是李贄爲何不應進士考試; 二是李贄爲何肯定時文。通過這些探究, 可以了解到李贄즘樣對待科擧、對科擧文章抱有즘樣的觀念, 幷借此探尋科擧對李贄的影響, 同時, 還可以透過這一側面來進一步了解當時的科擧與社會環境。
6,900
초록보기
《四書朱子異同條辨》是淸都梁人李沛霖編撰初稿幷其弟李楨校訂手稿而成書的一部儒學專著。李沛霖, 字岱云。其行迹不詳, 著有《朱子四書異同條辨》四十卷、《四書諸儒輯要》四十卷。李楨是李沛霖的弟, 他與其兄校訂手稿而完成此書, 自刻出刊。此書的體例首先收錄《集注》、《章句》, 其次收錄《或問》、《語類》, 以備朱子學說, 然后把諸家之說分別收錄在“同”和“異”兩個條下, 以助識別。最后在“辨”條下陳述自己的按說, 說破全章的意義。分別收錄宋元明諸家之學說, 以助學者便于理解程朱理學的諸學說。不過此書現收錄在《四庫禁훼書叢刊》, 可見此書有些內容不太符合四庫館的理學規范。此書傳輸朝鮮, 竟然得到一些朝鮮儒學家的關注, 幷載入朝鮮王室書目《奎章總目》等。不부如此, 此書名往往出現于朝鮮后期一些儒學家的文章里, 顯得對朝鮮儒學家顔有影響。因爲《四書朱子異同條辨》以朱子學說爲主, 而且此書不但收錄李沛霖之說, 而且遍載《四書大全》小註後諸儒之說, 爲硏讀朱子學說提供了흔多方便。因此鮮儒者認爲此書有利於博覽取材、商權得失, 正好用於精讀深思, 自然而然深愛此書。령外, 此書正符合于朝鮮18世紀儒學家硏討《四書大全》小註的趨勢, 便成爲朝鮮儒學家的重要參考書。此書不愧說是對朝鮮後期的儒學家最有影響力的書籍之一。
7,100
초록보기
淵民李家源先生曾於1974年刊行了所謂“阮堂譯本《西廂記》”(以下稱“李家源本”), 他根據其序文末尾的“前聖嘆後聖歎同一聖歎/鷄林後人金正喜識”這一記錄, 主張該譯本爲阮堂金正喜於1811年飜譯的韓譯本。之後至今, 這一直是被廣爲接納的說法。但是, 通過本硏究發現, 該譯本幷不是某一文士單獨飜譯的, 而是某人以旣有的“梁承敏所藏本系列”譯本爲主要底本, 把타改譯爲敍事體讀本的。李家源本的序文亦是將“梁承敏本系列”譯本之序文直接轉載的, 只是改譯者在타的末尾添寫了兩句, 假託名士金正喜之名而已。至於改譯者是誰, 現在無法考證, 而흔可能是生活在19世紀的精通於韓文的通俗文學愛好者, 而且假託金正喜之名的也就是改譯者自身。李家源本雖然是改譯本, 但在接受的主體性這一層面上, 改譯者考慮到朝鮮讀者的閱讀習慣, 把타改譯爲敍事體讀本, 幷注重於使行文愈加通暢流利, 讀本的可讀性隨之大爲提高。不僅如此, 在改譯過程中, 適當地融入了當時朝鮮的社會通念及民族情緖, 以便讀者接受得更自然一點。尤其, 把底本改編爲純韓文讀本, 使讀者更容易地接受幷享受改譯本本身, 這樣, 타獲得了作爲自足性讀本的意義。雖然該改譯本也有一些細小不足之處, 然而타的確寫下了朝鮮《西廂記》接受史的新一頁, 在這一點上, 我們對其獨特的文本價値應該給予充分肯定。

번역본(飜譯本) 중국고전소설(中國古典小說)의 발굴과 성과

민관동
중국어문학회|중국어문학지  40권 0호, 2012 pp. 159-186 ( 총 28 pages)
6,800
초록보기
到目前爲止朝鮮時代約有72種中國古典小說飜譯成韓國文字. 推斷其飜譯時期除了10餘種作品外, 大部分爲1800年代完成. 72種飜譯本中約有8種出版問世, 其中29種爲明代作品, 35種爲淸代作品. 從中可以看出明·淸代作品是飜譯本的主幹, 象小說那樣彈詞及鼓詞的飜譯本也爲人們樂于閱讀. 從飜譯本當中文言小說只有13種而通俗小說却59種的事實我們發現白話通俗小說比文言小說更具讀者層的愛好.飜譯形態大部分是完整譯本, 卽完譯, 但其主流爲壓縮型完譯. 具體形式有原文的序文, 而開場詩·揷入詩·散場詩·回後評·常套語等大部分詩文省略掉. 總體來講, 朝鮮時代飜譯本大體樣式比較忠實于原文, 無論是意譯還是直譯, 都圓滿完成了全文的飜譯. 大多數作品避開直譯, 選擇了通俗易동的意譯方法; 령外, 象《三國演義》·《西漢演義》·《西遊記》朝鮮時代膾炙人口的小說之飜譯因選擇飜譯其最精彩的內容, 而出現了“部分飜譯本”的較特殊的飜譯形式.朝鮮初期韓文字(한글)的創製帶來了作品飜譯的必然結果, 僅在小說領域取得了約72種中國古典小說飜譯的可喜成果, 這些對韓國的古典文學給與了直接或間接的積極影響和互動作用.

호문해(胡文楷)와 그의 여성작품(女性作品) 수집(收集)에 대한 시론

정민경
중국어문학회|중국어문학지  40권 0호, 2012 pp. 187-210 ( 총 24 pages)
6,400
초록보기
胡文楷的《歷代婦女著作考》被硏究女性文學的學者當作必備工具書, 其在女性文學硏究領域的影響力흔大。本稿首先考察胡文楷的經歷和他收集女性著作的理由。胡文楷在妻子王秀琴的影響和當時的氣분下, 흔早開始就對女性文學産生興趣, 整理女性著作。本稿以《歷代婦女著作考》<明代編>爲主考察了胡文楷和他的女性著作收集方法: 參考文獻, 圖書館和藏書家, 輯錄散佚的原本。胡文楷爲了收集女性著整理目錄書, 借來各地圖書館的古籍、各地分散的資料以及未刊本和抄寫本, 휘集資料后, 對타進行了考證。而且他在女性詩人的著作散佚的情況下收集總集中的單篇作品輯록了女性文集。這些詩輯本對硏究明代女性文學的學者而言是極有价値的寶貴資料。

‘우서장지새(右庶長之璽)’ 진위(眞僞) 감별(鑑別)

문병순
중국어문학회|중국어문학지  40권 0호, 2012 pp. 211-222 ( 총 12 pages)
5,200
초록보기
遼寧朝陽一市民李川山有一祖傳靑銅官印‘右庶長之璽’, 近年對外公開。據他所言, 羅振玉曾鑑賞過此印, 認爲是春秋戰國時期秦國宰相百里奚的印章。此印剛一露面, 就引來了收藏家的注意。然與此極爲相似的령一方``右庶長之璽``早就收書錄於《山東新出土古璽印》, 此二方大小相同, 印文字體亦不類。本文從外形、字體、官名三方面進行對比, 發現此二方極可能是僞品。``庶長``僅爲秦所獨有, 然印文참雜戰國各地域的文字, 不可能是春秋戰國時期秦國宰相百里奚的印章。

《설문해자익징(說文解字翼徵)》의 금문(金文) 활용

문준혜
중국어문학회|중국어문학지  40권 0호, 2012 pp. 223-245 ( 총 23 pages)
6,300
초록보기
朴瑄壽的《說文解字翼徵》是一部利用金文來補充《說文解字》在文字解說上的誤差以及體制上的不足的書籍。爲此, 根据當時最古老的文字金文來了解漢字本來的構造, 從而探究漢字的意義和發音等, 首次嘗試樹立科學的硏究方法, 系統地硏究說文解字, 因此對其評价相當之高。《說文解字翼徵》不是單純地解說文字, 而是進一步去反駁以往學者們的銘文解釋, 對其提出全新的解釋, 幷試圖對典籍進行新的解說。所以, 《說文解字翼徵》不부是一部朝鮮時代說文解字的注釋書, 其意義更在于是一部金石學著述。

對淸代官話音材料中入聲問題的探討

彭靜
중국어문학회|중국어문학지  40권 0호, 2012 pp. 247-263 ( 총 17 pages)
5,700
초록보기
When talking about the Mandarin language in the Qing Dynasty, We have to talk about the entering tone. At present, there are five kinds of point of views on the standard Mandarin in the Qing Dynasty, among which three hold the opinion that there was still the entering tone in the standard Mandarin in the Qing Dynasty. The materials they use are the rhyming dictionary, the Mandarin textbooks and the materials with which the western missionaries learned the Chinese language. This article argues about the entering tone in the books and the materials. It is argued that the entering tone in these books and materials sometimes didn`t reveal the pronunciation in reality. In this case it is difficult to get the real look of the standard Mandarin in the Qing Dynasty.
1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