글로버메뉴 바로가기 본문 바로가기 하단메뉴 바로가기

논문검색은 역시 페이퍼서치

중국언어연구검색

Journal of Chinese Linguistics in Korea


  • - 주제 : 어문학분야 > 중어중문학
  • - 성격 : 학술지
  • - 간기: 격월
  • - 국내 등재 : KCI 등재
  • - 해외 등재 : -
  • - ISSN : 1229-554x
  • - 간행물명 변경 사항 :
논문제목
수록 범위 : 2권 0호 (1993)

현대 중국어 정도보어 (程度補語) 해석에 관하여

이상도
한국중국언어학회|중국언어연구  2권 0호, 1993 pp. 1-19 ( 총 19 pages)
5,400
키워드보기
초록보기
N/A

중국어 동사분류 연구사 소고

박종한(Jong Han Park)
한국중국언어학회|중국언어연구  2권 0호, 1993 pp. 1-20 ( 총 20 pages)
5,500
키워드보기
초록보기
N/A

현대중국어 형용사와 논항

오문의
한국중국언어학회|중국언어연구  2권 0호, 1993 pp. 71-99 ( 총 29 pages)
6,400
키워드보기
초록보기
現代漢語中有一部分形容詞不可作謂語, 其餘的都可以作謂語. 我們可以依據論項(ar gument)可把現代漢語的形容詞分成一項謂語, 二項謂語, 多項謂語. 因爲現代漢語的形容詞本來是一項謂語, 所以形容詞謂語只有一個論項, 卽主語. 但是, 現代漢語的形容詞 也可以作二項謂語或多項謂語. 二項形容詞好像及物動詞一樣, 可帶着賓語. 병차이항형용사가이근개사 `對`同現. 多項形容詞常常 근개사 `和, 근, 同, 與`同現. (1) 據本論文的分析, 在現代漢語裏, 形容詞帶上賓語的話, 形容詞就會增有使動用法, 意動用法或者一般動詞的用法. 2135個形容詞當中, 具有使動用法的形容詞是89個, 具有意動用法的是8個, 用作一般動詞的是101個. 這樣的用法都是由古漢語遺留下來的. 可是, 현대한어근고한어비교기래, 현대한어적의동용법흔소. 形容詞這種動化用法, 顯然更簡捷明快, 更形象生動, 這正是現代漢語中形容詞的動化用法常盛不衰的原因. (2) 근형용사동현적개사당중, 最常見的就是 `對`. 근 `對`同現的形容詞是 `陌生, 熟`等等的 "熟悉類"二項形容詞, `有利, 有效`等等的 "效用類"二項形容詞, `認眞, 重要`等等的 "態度類"二項形容詞. 這三種形容詞之中, "態度類"的二項形容詞的數量最多. (3) 據本論文的分析, 근 `對`可以同現的形容詞有 `同等·同歲·竝列·不同·不相上下·像·相近·相同·相反·相符·相似·垂直·兩樣·一到·一樣·差不多·平行`等對稱形容詞, `熟·生·生疏·陌生`等等的 "熟悉類"二項形容詞, `和氣·友好·親熱·不錯·好·親·親密`等等的 "態度類"二項形容詞.

현대중국어 부사의 문장수식기능에 관하여

김종호
한국중국언어학회|중국언어연구  2권 0호, 1993 pp. 101-128 ( 총 28 pages)
6,300
키워드보기
초록보기
本文主要討論了現代漢語副詞在句中的位置分布. 我們把重點放在可以置于主語之前的副詞修飾句子的問題上. 除了語氣副詞以外, 大多現代漢語副詞都能出現在述語成分的前面. 大部分程度副詞, 如 `狀態副詞` 時間及頻度副詞都能出現在述語成分的前面. 可是, 其中一小部分副詞又能出現在主語前面, 而且這種副詞對觀點及其修飾範圍上有一些特點. 可放在主語之前的副詞主要用來表示說話者的觀點. 除了範圍副詞以外, 可以置于主語之前的副詞都能表達出說話人的心態及感情色彩. 由這種特點來看, 大部分詞彙項目都可以置于主語之前的現代漢語語氣副詞是一類典型的修飾句子的副詞. 可放在主語之前的各類副詞的詞彙項目狀況如下. 1. 程度副詞: 甲: 「盡量/ 乙: 最好, 尤其/ 丙: 起碼, 至少, 至多, 差不多, 幾乎」等等. 2. 狀態副詞: 「乙: 忽然, 忽地, 猛然, 猛地, 驀地, 漸漸(地) , 逐漸(地) , 偶爾, 照例」等等. 3. 時間及頻度副詞: 「甲: 向來, 素來, 從來, 歷來/ 乙: 正好, 正巧, 恰好, 恰巧, 剛好, 剛巧/ 丙: 早晩, 遲早/ 丁: 立刻, 馬上」等等. 4. 語氣副詞: 「甲: 准(保) , 一定, 必定, 勢必, 其實, 實在, 確(實) , 的確, 明明, 敢情, 果然, 果眞, 難怪/ 乙: 難道, 到底, 何必/ 丙: 許, 大槪, 大約, 也許, 或許, 興許/ 丁: 幸虧, 多虧, 好在, 幸而, 幸好/ 戊: 偏偏, 居然, 竟然/ 己: 反正」等等 5. 範圍副詞: 「乙: 就(是) , 單(單) , 光(是) , 只(是) , 僅(僅) / 丁: 獨獨, 唯獨」等等. 可是, 這些範圍副詞與其他類的副詞置于主語之前的內容不一樣. 範圍副詞與謂語成分沒有直接的關係, 而是與主語或賓語有限制性的關係. 因此, 與修飾整個句子的內容上也全沒有關係.

북경어 , 대만국어 및 중국어의 표준

맹주억
한국중국언어학회|중국언어연구  2권 0호, 1993 pp. 129-147 ( 총 19 pages)
5,400
키워드보기
초록보기
在語言敎學中, 敎育對象的確定是優先于方法論的, 竝是非常重要的環節. 但是, 我們韓國人由于所謂 `歷史的原因`, 認識漢語的規範有所困難. 過去在我國與中國大陸隔絶的時期, 한국적한어교학주요의고태만류학적인. 因此, 韓國的漢語敎師比較熟悉台灣國語, 操用的漢語也多少受台灣國語的影響. 爲了正確地認識漢語的規範, 有必要對北京話, 台灣國語和普通話進行對比分析. 但是, 有關漢語規範問題上, 我們不能主觀地對待某種地區變體或社會變體, 而應該考慮是否符合學習, 實用的目的和需要. 本文是把使用範圍最廣的普通話作爲具體的規範的. 有不少人認爲北京話就是漢語的規範- 普通話. 雖然北京話是普通話的重要依據, 但也有不少土話的成分, 也存在着語音和詞彙的不同. 영외, 有些人認爲北京話好聽, 斯文, 但這也是非常主觀的判斷. 事實正與此相反, 北京人當中, 文化水平越低年齡越大, 北京話的色彩越濃; 北京人當中, 文化水平越高越年輕, 北京話的色彩越淡薄越接近普通話. 許多人認爲國語和普通話沒有本質上的差別. 但兩者之間除了名稱的不同以外, 還有實際內容的差異. 國語是民國初制定的規範, 普通話則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後, 經過幾次修正而制定的規範. 除此之外, 台灣國語是過去的漢語規範在台灣普及的過程中産生的一種過渡語, 主要表現在語音方面, 還包括一些方言詞彙和一九四九年後産生的新詞. 本文在第三章討論了國語, 台灣國語和普通話的異同, 語音上是可以出一些對應規律的. 但是漢字讀音及詞彙是沒有規律可尋的. 因此爲了解決這些問題, 首先有必要列出對此兩者的漢字讀音及詞彙的詳細目錄.

역대자 ( 사 (辭) ) 전분부소고

류동춘
한국중국언어학회|중국언어연구  2권 0호, 1993 pp. 171-187 ( 총 17 pages)
5,200
키워드보기
초록보기
N/A

고대중국어 피동문의 목적어

임병권
한국중국언어학회|중국언어연구  2권 0호, 1993 pp. 189-218 ( 총 30 pages)
6,500
키워드보기
초록보기
本文根據語意和句法的性質把至六朝爲止的古代漢語被動句的賓語, 分成被動對象主語的所有物, 給與動詞帶的移動對象, 複指主語, 行爲動作的結果或方位, 行爲者的所有物, 兼語的謂語等七類. 竝考察了前六類賓語是如何出現在無標識被動句,`於`類被動句,`爲`類(前置動詞類)被動句的. 其結論簡述如下. 有關留存賓語出現在被動句的時期, 王力(1958:429 )擧了所有關係的賓語的例子後, 指出是唐代新出現的. 李潤(1991)却認爲無標識被動句是西漢,`爲`被動句是東漢,`被`被動句是魏晉出現的. 本文据分析認爲, 所有, 部分關係和給與, 移動關係的賓語, 常見於商周及春秋戰國時期的無標識被動句和`於`, `見`被動句裏. 由此可說, 這種被動句竝不是漢語發展史的某個時期的産物, 而是整個漢語史的期間存在的一般現象. 竝且主語複指和行爲結果, 行爲者所有物等三種是兩漢以後出現的. 古代漢語的使動,被動句裏, 所有物名詞(詞組)出現的各種位置如下. ① 使動句: < 行爲者- 及物動詞- 被動詞(之)所有物> ② 使動句 (註3): <行爲者- 所有物- 及物動詞> ③ 無標識被動句(2-4): <被動者- 及物動詞- 所有物> ④ 無標識被動句(5-6): <被動者- 所有物- 及物動詞> ⑤ 無標識被動句(7): <被動者(之)所有物- 及物動詞> ⑥ `於`類被動句(10-12): <被動者- 及物動詞- 所有物- `於` `于`行爲者> ⑦ `於`類被動句(13): <被動者- `以`所有物- 及物動詞- `於`行爲者> ⑧ `爲`類被動句(14- 18,22,23): <被動者- `見``爲``被`-行爲者- 及物動詞- 所有物> ⑨ `爲`類被動句(19): <被動者- `爲`- 行爲者- 及物動詞- `其`所有物> ⑩ `爲`類被動句(20): <被動者(· · ·)- 所有物`爲`- 行爲者- 及物動詞> ⑩ `爲`類被動句(21): <被動者`之`所有物- `爲`- 行爲者- 及物動詞> 這些句型裏, 把移動物放在動詞前的②④⑦⑩, 有必要聯系現代漢語中把字句,前置賓語,主謂謂語句作進一步的調査和硏究. 同帶所有物,移動物,兼語的謂語等三種賓語的被動句相對應的使動句, 可歸納出如下的詞序. 一般及物動詞句: 行爲者- 及物動詞- 被動詞(之)- 部分/ 所有物 雙賓語句: 行爲者- 給與動詞- 被動人物---移動物 兼語句: 使動者- 兼語動詞- 兼語---兼語謂語 商周至六朝的古代漢語, 只有上述3種句型的第四個項目能作有關被動句的賓語, 一般第三個項目成爲主語. 卽具利益關係的當事者和使動,認定的對象當作被動句的主語, 被動句的賓語只能是受害,利益和使動,評價的內容. 只是, 在所有關係的被動句裏, 所有物本身就是敍述對象, 也有出現在主語位置的例句. 留存賓語的形式和結構方面, 具特點的是指稱被動的主語爲`之`, `其`. 這種修飾語`其`和賓語`之`的出現, 可認爲是沒有起到爲了防止同一對象出現在同一個結構裏的抑制作用, 這可認爲是放松對文章成分的句法控制. 同時, 可認爲是用賓語來控制實際行爲之對象的使動結構. 兩漢以來, 從`爲`, `被`所出現的弛緩現象至唐宋以後更趨明顯, 致使發展成完全脫落.
4,000
키워드보기
초록보기
N/A

< 좌전 (左傳) > 의 "불 (不)" 과 "불 (弗)" 의 용법에 대한 고찰

백은희
한국중국언어학회|중국언어연구  2권 0호, 1993 pp. 149-169 ( 총 21 pages)
5,600
키워드보기
초록보기
考察<左傳>, 我們發現只有"弗"可用於主觀意志的否定, "不"則沒有這種用法. 漢代學者何休說"弗, 不之深也.", 由此可以得到證據. "弗"確實有較强的語氣, 所以不能用於假定, 推測, 未來等帶有不確實語氣的情況. 丁聲樹以來一般都認爲"弗=不+之". 可是考察<左傳>, 可以發現此說不妥當. "弗"不但用於不帶賓語之及物動詞上, 還可以否定帶賓語的及物動詞, 不及物動詞以及形容詞等. 因此"弗"不能包含代詞賓語. 而且歷史上, 從甲骨文到漢代以後, "弗"都可以帶賓語. 只是"弗"的使用頻度少, 所以"弗"帶賓語的用例也少而已. 在<左傳>裏"弗"帶賓語時, 賓語都在動詞之後. 這與先秦時代否定句的賓語在動詞之前的現象相反. 這種奇特現象可能有助於强化語氣. <左傳>的"不"與"弗"確實有不同用法, 可是也有混用之例. 漢代以後的文獻裏"弗"爲少用, 到了魏晋南北朝以後則除了擬古文以外, "弗"幾乎不出現. 這就是由於"不"代替"弗"的用法. <左傳>裏已看到其萌芽.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