글로버메뉴 바로가기 본문 바로가기 하단메뉴 바로가기

논문검색은 역시 페이퍼서치

중국언어연구검색

Journal of Chinese Linguistics in Korea


  • - 주제 : 어문학분야 > 중어중문학
  • - 성격 : 학술지
  • - 간기: 격월
  • - 국내 등재 : KCI 등재
  • - 해외 등재 : -
  • - ISSN : 1229-554x
  • - 간행물명 변경 사항 :
논문제목
수록 범위 : 42권 0호 (2012)
6,600
초록보기
本文主要探討了爲什마“니흔忙마?”可以用, 爲什마“니太忙마?”不可以用。爲了考察這個問題首先‘마疑問句’具有的特性和程度副詞‘흔’, ‘太’具有的特性分析了。以‘마’疑問句來看, 타旣能表達有疑而問有能表達無疑而問, 前者‘마1’有疑問句法功能, 所以句法地位高, 後者‘마2’沒有疑問句法功能, 所以句法地位低。령以‘흔’的立場來看, ‘흔’分出兩個意思, 一是‘very’的意思, 二是沒有程度的意思。前者‘흔1’有句法意義, 就是句法地位高, 後者‘흔2’沒有句法意義,就是句法地位低。“니흔忙마?”結構組成的‘흔’和‘마’可以交叉搭配, 就是‘흔1’加‘마2(니흔忙마?)’, ‘흔2’加‘마1(니흔忙마?)’。結果在一個句子裏可以避免句法地位沖突。不過“니太忙마?”的‘太’和‘마’兩者句法地位都高, 所以發生句法地位的沖突。還有“니太忙마?”裏的‘太’的情投入主體是‘我’不是‘니’, 就是成爲“我覺得니太忙마?”在這兒‘마’一定和‘니’主語在一起, ‘마’疑問句的主語若‘我’就不行。所以“니太忙마?” “可以看出” “我覺得니太忙”和“니忙마?”兩個句子混在一起。不過只有‘니’一個主語。所以“니太忙마?”是病句。령外, “니흔忙마?”的‘흔’和‘마’都具有客觀性, 沒有沖突。但是“니太忙마?”的‘太’有主觀性和非共性, 而‘마’有客觀性。所以兩者之間發生沖突, 結果成爲病句。

현대 표준중국어 "유(有)+VP" 형식의 변화와 "유(有)"의 문법화 연구

홍연옥
한국중국언어학회|중국언어연구  42권 0호, 2012 pp. 33-59 ( 총 27 pages)
6,200
초록보기
本文發現最近在“有+VP”結構中, “有”的語法,語義功能, 以及能구與“有”相結合的VP種類都有所變化。之前“有+VP1”中的“有”具有動詞性質, 其意思也是表示所有, 存在等動詞性的意思, 而VP則名詞化。但最近除了“有+VP1”的形式以外, 在北方還出現了“有+VP2”的形式, 這種形式中“有”的意義逐漸虛化, 失去動詞性。在南方方言里, “有+VP2”結構中的“有”表示完了, 幷有强調的語義功能。但最近這樣的結構在北方方言中也有所出現。不只是南方, 在北方,“有”雖然屬于“所有動詞”, 但同時也衍生出可以表達强調, 完了的語義。“有”爲什요會産生這樣的語義變遷, 我門可以從認知語言學的角度來解釋; 而且“所有動詞”與“完了相”形成意義的內部對應關系, 這是由于語言的內部因素--“語法化”, 以及語言的外部因素--“社會交流”共同作用而形成的。
6,300
초록보기
十九世紀前後的월方言經過一百多年的時間, 其音韻與詞彙都有了一些變化。音韻的變化可分爲合音、同化與懶音的三種。合音爲兩個音節合爲一個音節, 比如‘먀野[met55jε13]’合爲[mε55]、‘오係[ 21 hei22]’合爲‘[mei22]’。同化爲一個音受連接音的影響而變成령外一個音, 如‘新抱[Sen55 p`ou13]’變成‘心抱 [Sem55 p`ou13]’、‘蛋家[tan22 ka55]’變成[taŋ22 ka55]。‘懶音’是爲了說話快或合倂一些音, 將原有的音念成령外一個音, 比如[ŋ]念成[ø]、[n]念成[l]、[η]念成[m]。詞彙的變化可分爲三種: 字形的變化、忌諱詞、貨幣單位。字形的變化爲在原有的字加上部首或者把詞彙的詞序顚倒, 比如‘野’改成‘야’、‘文’改成‘蚊’、‘삽압’改成‘압삽’。忌諱詞是爲了避免不吉利的預兆, 因此以吉樣的詞彙來代替不吉祥的詞彙, 如‘肝’與‘乾’同音, 所以‘肝’改成‘윤’;‘書’與‘輸’同音, 因此‘通書’改成‘通勝’。在十九世紀前後, 講貨幣單位的方法有흔多種, 但是到了現代只剩下了一種, 如‘五毛’變爲‘五毫子’、‘一괴’變爲‘一蚊’、‘一괴五’變爲‘個半’。
6,500
초록보기
≪紅樓夢≫程甲本和程乙本存在數量不小的異文, 這些異文對漢語詞휘的硏究有着重要的价値。本文以"誦讀"義動詞和"괘念"義動詞的異文爲例, 追溯其産生和發展, 幷參照明淸時期漢語敎科書, 認爲異文反映了明淸時期常用詞的地域分布特点。

漢語"口"部字的言說義

마운하
한국중국언어학회|중국언어연구  42권 0호, 2012 pp. 119-130 ( 총 12 pages)
4,700
초록보기
漢語中, 흔多表示口腔器官、口腔動作、의聲動作的"口"部字, 有規律地引申出言說義來。這種詞義引申主要是通過轉喩實現的, 但也有的詞義引申中同時包含着隱喩和轉喩。本文搜集了大量此類例證, 在系統展示其詞義變化基礎上, 從認知的角度做出了解釋。這類詞義引申具有語言普遍性。關鍵詞: 詞義演變; 轉喩; 隱喩; "口"部字
6,200
초록보기
The purpose of this paper is to analyze middle property in the research about the patient subject construction in Mandarin Chinese. In the process of applying the semantic map of Haspelmath(1987) to Chinese, we assume that ergative verb, ``V+resultative complement`` construction and ``hao+V``construction in Chinese are related to anticausative meaning. As a result, we can ascertain the cross-linguistic common features of meaning in Chinese.

급旁과 착旁의 자체수정(字體修正)에 대한 건의(建議)

김준수
한국중국언어학회|중국언어연구  42권 0호, 2012 pp. 159-183 ( 총 25 pages)
6,000
초록보기
「착(音輟)」是由「척(行之省體)」與「止」結合而成, 古文字未見單獨的착字, 只見於偏旁。秦隷仍保持其結構, 而訛變始於漢隷, 至唐楷寫法大體固定爲「□」, 共四畵。宋明時期木版印刷盛行, 宋代木版印刷體방照歐陽詢、顔眞卿、柳公權等人的墨跡而作, 唐代書法名家的風格在其印刷字體中結出果實。至明代則有所改變, 主要爲刻字方便, 將部分筆畵加以直線化。在其過程中, 「□」被改爲「□」, 但書寫體幷無隨之發生變化, 仍作「□」。≪康熙字典≫착旁作「□」形, 韓國現行新明體亦然, 而由於「□」形與實際書寫體相殊, 在漢字敎學上成了一個障애。「□」是爲刻字方便所産生的字體, 現代用電腦繪製印刷字體, 實無理由繼續使用「□」。臺灣標準字體착旁作「□」形, 與實際書寫體相一致, 本文認爲可以방效。如今國內部分報刊已採「□」, 本文建議擧國全面擴大使用。
초록보기
本文通過對中國敦煌寫本俄藏本和韓國初雕本高麗大藏經以及日本金剛寺筆寫本的『玄應音義』進行了比較, 針對其在內容上出現的錯誤進行了校勘。比較的結果顯示: 內容上的錯誤項目一共有77條。其中27條誤字(俄藏本8條、金剛寺本16條、初雕本3條); 37條遺漏(俄藏本20條、金剛寺本14條、初雕本3條); 7條衍字(俄藏本3條、金剛寺本4條、初雕本0條); 6條前後字顚倒(全部是敦煌寫本中的)。從錯誤的比例上來看, 遺漏的部빈最多, 占了47%, 然後是誤字, 占36%, 接下來是衍字, 占9%, 顚倒占了8%。從寫本和版刻本的角度來看, 敦煌寫本有40條錯誤, 金剛寺筆寫本有38條錯誤, 版刻本的初雕本有6條錯誤。由此可知, 版刻本要比寫本正確。從版本的錯誤類型的角度來看, 俄藏本在解釋部빈把需要的部빈留下來, 其他的部빈都省略, 或者詞語的前後字顚倒的例子흔多。金剛寺本因爲字形的類似而出現的誤字的例子, 以及解釋部빈遺漏字的例子흔多。初雕本與俄藏本和金剛寺本相比要正確的多。

漢韓語語篇中第三人稱代詞的使用及制約因素

김순길
한국중국언어학회|중국언어연구  42권 0호, 2012 pp. 213-240 ( 총 28 pages)
6,300
초록보기
漢韓語言、聽者通常以第三人稱代詞稱代第三方, 而第三方所處的位置是任意的, 旣可以在現場也可以不在現場, 口語里可直接稱代或回指言、聽者以外的第三方, 在書面語中可回指提及過的人物。但是, 幷非所有的第三方都可以直接以第三人稱代詞稱代或回指, 在具體使用中仍會受到諸多因素的制約。本文從語篇出發, 將語話結構二分爲對話體和敍述體, 又將對話體話語結構細分爲現場內話語直指、現場內話語回指、非現場內話語回指, 在此基礎上根据不同的語域、言·聽者與第三方的位勢·親疏關系以及內外關系等內容, 考察了制約第三人稱代詞使用的具體因素。

단어연상실험을 통한 한국인과 중국인 심성어휘집 구조 비교 연구

박교리
한국중국언어학회|중국언어연구  42권 0호, 2012 pp. 241-268 ( 총 28 pages)
6,300
초록보기
詞匯聯想實驗是指給出一個刺激詞匯, 讓受試馬上做出聯想, 說出或寫出第一個聯想到的詞匯, 卽爲詞匯聯想。近年來, 詞匯聯想實驗的應用越來越廣泛, 成爲硏究一語和二語心理詞典結構的一個重要工俱, 幷通過分析聯想反映的特點, 可以推測詞匯在心理詞典裏즘樣儲存和加工。鑑於此, 本文採用詞匯聯想實驗探討了韓國中文學習者的二語心理詞匯在不同階段存在的異同, 同時, 與母語者心理詞典之間其組織模式的差異。實驗對象分成三個組, 卽韓國非熟練雙語者30人(A組)、韓國熟練雙語者30人(B組)和中國受試30人(C組), 考慮到聽覺輸入實驗的操作難度和不確定性而採取了看寫法, 幷選取了30個常用詞作爲刺激詞, 包含名詞10個、動詞7個、形容詞8個, 主要分析了語義反應, 卽組反應和聚合反應, 最後對結果進行了定性與定量相結合的統計分析。結果發現, 三個組對30個刺激詞的聯想方式均是以組合反應爲主, 音近型反應所점的比例非常小, 說明韓國受試已建立了意義聯繫。但在具體分析上出現一些差異。C組在全部實驗項目中, 組合反應都高於聚合反應, 意味着詞匯在中文心理詞典的儲存模式是以組合方式爲主。A組在名詞刺激詞實驗中, 聚合反應高於組合反應, 在韓漢同形詞實驗中, 組合反應和聚合反應共점一半。B組除了在韓漢同形詞實驗中, 組合反應和聚合反應比例接近外, 都表現出以組合反應爲主的聯想方式, 這就表明隨着水平的提高, 韓國學習者的中文心理詞匯向母語心理詞匯方向逐漸優化。
1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