글로버메뉴 바로가기 본문 바로가기 하단메뉴 바로가기

논문검색은 역시 페이퍼서치

중국문학검색

CHINESE LITERATURE


  • - 주제 : 어문학분야 > 중어중문학
  • - 성격 : 학술지
  • - 간기: 계간
  • - 국내 등재 : KCI 등재
  • - 해외 등재 : -
  • - ISSN : 1226-2943
  • - 간행물명 변경 사항 :
논문제목
수록 범위 : 60권 0호 (2009)

『아녀영웅전(兒女英雄傳)』 연구(硏究): 두 세계의 결합에 관하여

유경철
한국중국어문학회|중국문학  60권 0호, 2009 pp. 161-188 ( 총 28 pages)
6,800
초록보기
≪兒女英雄傳≫總40回, 是以五個故事段落構成的整個作品。 其中, 第一至第二段落可以說是屬于俠義小說類型, 而第三至第五段落的故事却是個比較典型的人情小說, 就是說≪兒女英雄傳≫是以兩種不同類型小說結合而産生的。 從所謂作爲一種不同類型結合物的≪兒女英雄傳≫特點來看, ≪兒女英雄傳≫是在中國小說史上非常獨特而讓人?目的一部作品。 因爲在中國小說史上, 我們不容易得到在小說類型上像≪兒女英雄傳≫一樣比較完善而文學水平比較高的兩種故事或敍事結合、 融合現象。 根據對≪兒女英雄傳≫的這些見解, 這篇文章首先要探討在??樣的情況下或者在作家的什?意識和構想上以前沒結合過的兩種類型所謂俠義類型和人情類型之間發生了這種結合和融合, 然後把文康的文才看成一種在兩種不同類型的成功結合上非常重要的手段或能力顯示出文康文才的實際面貌。
초록보기
馬宗?的≪文學槪論≫ 與潘梓年的≪文學槪論≫ 爲中國現代文學早期的兩部文學理論著書。 馬宗?的在1925年(民國14年)10月發行出版, 潘梓年的在1925年11月發行出版。 卽使馬宗?的≪文學槪論≫ 早就出版, 他們也仍然會認爲馬宗?的不是他們所說的槪念上的文學理論書。 因爲馬宗?的≪文學槪論≫ 與潘梓年的≪文學槪論≫, 雖然題目一樣, 其觀点、 體系、 敍述方式等完全不一樣。 本論文關注這兩本≪文學槪論≫ 的不同。 因爲這兩本的存在本身反映當時的情況, 卽對文學觀念的分岐。 規定文學的屬性就是一種反映信念體系的行爲, 因此這兩本的≪文學槪論≫ 可引起注目。因爲這兩本的共存本身呈現當時文學觀念未統一的狀態。 本文期待通過對這兩本≪文學槪論≫ 的考察可以?看1920年代新文學的文學觀念和舊文學的文學觀念混在一起的情況。 可以說, 這兩本≪文學槪論≫ 的出版本身代表當時文壇上文學槪念的混在現狀。 雖然以后的文學史向以新文學爲主的方向發展, 具有漫長的歷史的古文學的勢力也不是容易消滅的。 因此, 新文學家利用各種傳播媒體宣傳新的文學槪念的同時, 古文學家也繼續地證明自己的合法性。 可是, 我們可以發現兩個話語的幷存影響到個別文本里面的現狀。 馬宗?的≪文學槪論≫ 爲其證据。 雖然?在一方面辯護古文論以及批評新文學論, 在?一方面不免受到新文學論的影響。 結果?的本文成爲兩種話語的交叉点。
5,400
초록보기
瓦當和其他裝飾藝術一樣, 從寫實到寫意, 由具象到抽象, 由繁到簡。 文字瓦當中還可以看到附加紋樣。 這些紋樣皆爲表示吉祥, 例如云紋、 瑞鳥、 龜。 雲紋的流行始于紋樣瓦當初期。 漢代初, 文字瓦當的出現與紋樣瓦當是不可分的關系。 因文字瓦當中常出現紋樣瓦當。 這樣的結構未見其他器物。 可見, 瓦當文字不只是字體的多樣性, 還豊富多樣的藝術形態。 可見當時王室貴族寄托在宮殿建筑上表達出直接或間接的愿望與欲求。 文字兼紋樣瓦當大多數出現于吉祥文, 這幷不是工匠的意志, 而是漢代宮殿建筑文化上審美意識的表現。 因此, 瓦當文字不光是單純地顯示出詞匯的意思。 ?是包含着銘文的意味、 紋樣的象徵、 瓦當藝術等可以說綜合性的建筑藝術。

중국의 사회주의 시장경제와 문화정책의 변화 연구

이주노
한국중국어문학회|중국문학  60권 0호, 2009 pp. 225-247 ( 총 23 pages)
6,300
초록보기
新中國成立以前, 在進行革命戰爭和抗日戰爭的特殊時期, 文化工作爲了擔當政治和歷史的任務, 被看做了革命的道具. 可是社會主義新中國成立以後, 文化工作還是起了爲了階級鬪爭和政治鬪爭的道具的作用. 這樣看起來, 直到新時期的文化工作和文化運動, 是基本上具有着做爲意識形態的道具的性格的, 因此注重文化的階級性和黨派性,而被看做爲將共産黨的理念和政策宣傳給人民群衆的有用道具. 新時期以後, 改革開放政策的提出不能不招致中國社會的根本變化. 卽, 計劃經濟體制是不能不變爲市場經濟體制的, 全民所有制或集團所有制的所有形態也是不能不轉換爲以公有制爲主體、 多種所有制的, 依據黨的規律或領導的話語的人治也是不能不隨着法和制度的法治的, 對於文化結構和文化單位的領導和統治也是不能不從直接形態變爲根據法規的間接形態的. 提出改革開放政策的以後, 12屆全大會(1982.0)提出了`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以後, 這個政策做爲國家政策的基本路線. 黨和政府, 隨着各自的階段和情況, 提出了更加强的策略的目標. 也就是說, `社會主義商品經濟`(1984.10), `建設社會主義精神文明`(1986.9), `社會主義初級階段`(1987.10)等是做爲對於社會主義計劃經濟的缺點的補充措施提出的. 那?, 南巡講話及先富論(1992年初), `社會主義市場經濟`(1992.10), `以公有制爲主體、 多種所有制`(1997.9)和`三個代表論`(2001.2)等是正式引進資本主義市場經濟的因素, 同時謀求解決由於旣定的所有形態而造成的制約和矛盾的政策. 接着被提起了的`建設小康社會`(2002.11)和`建設社會主義和諧社會`(2006.10)等是, 謀求解決隨着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急速的發展而突出的不平衡和貧富懸殊的方案. 隨着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進展, 文化工作也是不能不發生了空前的變化. 在改革開放的初期, 盡管有關文化活動的人民群衆的慾求有爆炸性地增加, 而文化市場也大規模地擴張, 文化工作的系統還是沒有置辦. 到了1980年代中半, 在將娛樂産業認定爲文化活動的以後, 才整備或加强了對於文化市場的管理、 監督的系統, 而和國家政策的基本路線結合起來着强調了三次産業的發展. 1990年代中半以後, 爲了文化市場的管理、 監督的强化, 正式推進了法制化, 一面實行了文化營業許可證制度, 一面設置了在文化部所屬的文化市場司及文化産業司. 2006年16屆全大會的以後, 政府將文化事業分開爲了兩種, 卽公益性的文化事業和營業性的文化産業, 而堅持了`兩手?、 兩加强`的方針. 一面, 2007年17屆全大會强調了建設社會主義先進文化和`和諧文化`. 我們可以說, 新時期以後的文化政策的基本方向是, 本着合於建設社會主義精神文明, 同時適於發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精神.

근대중국어의 S`O`(야(也))사(似) 비교구문 연구

문성재
한국중국어문학회|중국문학  60권 0호, 2009 pp. 249-273 ( 총 25 pages)
6,500
초록보기
漢語中之所謂比擬句式, 自春秋時代以來一成不變, 一向保持`S`似O``型, 其語法功能也僅止於充當述語. 但一至蒙元時期, 其句型始呈`S`O`似`型, 其功能也擴至充當定語或狀語. 其地理特點更爲顯著, 例數上華北壓倒江南, 作者活動時期也華北遠早江南. 諸如此類說明其句式來自北方, 隨諸宮調·雜劇·散曲等白話藝術之南下, 傳播各地, 影響漢語. 該比擬句之`似`, 從其句型語序·語法功能·地理特點及其語言特色上看, 正與蒙語中常用之後置詞sig(щиг)有同緣關係, 譬如其`似(的)`音與蒙語sig相類等等. 由此可見, `S`O`(也)似`比擬句式無疑是, 漢語在一定時點(元代)一定地點(華北)與阿爾泰語(蒙語)進行接觸·交涉後借用過來的外來語言現象, 絶非在漢語發展過程中土生土長的語言現象.

언어유형학적 관점에서 본 중국어의 수 범주

백은희
한국중국어문학회|중국문학  60권 0호, 2009 pp. 275-293 ( 총 19 pages)
5,900
초록보기
以前的學者從英語等印歐語的觀点考察漢語的數范疇, 結果認爲漢語缺乏數范疇。 本論文從語言類型學的觀点分析漢語的數范疇, 這種分析可以客觀地描述漢語數范疇的普遍性和個別性。 漢語的數標志`們`只能附加在人稱代詞和指人名詞的后面。 這不是漢語的獨特現象, 是遵守語言類型學的一條規則- 有生性階層(Animacy Hierarchy) - 的現象, 是世界語言普遍的現象。 漢語的名詞指一個集體, 這個集體是由一個或多個個體構成的。 漢語的`NP們`則指由不定數的個體構成的集體, 需要個體性的前提。 漢語的數范疇和有定性(definiteness)也有密切關系, 加`們`的名詞具有有定性。 這也不是漢語的獨特現象, 世界上不少語言也呈現出相同現象。 從語言類型學的觀点觀察可以知道, 漢語有關數范疇的現象是世界語言普遍的現象。

보어 `도(到)`와 `착(着)`의 고찰

유위
한국중국어문학회|중국문학  60권 0호, 2009 pp. 295-313 ( 총 19 pages)
5,900
초록보기
對于學習漢語的外國人來說, ?樣正確使用結果補語“到”和“着”一直是一個難題。 這是因爲他們不了解“到”和“着”到底有什?本質上的區別。 本文爲了解除這些學習者的疑惑。 首先考察了“到”和“着”在句子中的分布情況, 結果發現“着”一般只與自主動詞及感受動詞相結合, 后邊一般只出現名詞性受事賓語或不出現賓語。 而“到”除了不能與感受動詞相結合以外幾乎能與剩余的所有動詞相結合, 而且后面不僅能帶名詞性受事賓語, 還能帶處所、 程度、時間賓語。 爲什?會出現這樣的使用差異?? 筆者認爲這是由于“到”和“着”的本質意義不同所造成的。 ?到“到”和“着”的本質意義也就?到了問題的根源, 同時也解決了學習者使用難的問題。 經過證明補語“到”表示動作主體通過某一動作與某一事物、 處所、 時点及程度接觸的一瞬間。 在語用上无論“到”在什?結構中都不具主體性。 而補語“着”表示通過某一動作進入一個新的事實, 這一事實在一定時間內附着在動作主體或受事上。 在語用上无論“着”用在?兒都具有主體性。 了解了“到”和“着”這樣的本質意義及語用上的差異,相信再使用?也就不難了。

語法化和類型學視角下的漢語完整體與韓語過去時范疇

이명정
한국중국어문학회|중국문학  60권 0호, 2009 pp. 315-348 ( 총 34 pages)
7,400
초록보기
This paper has sought to use a cross-linguistic approach to analyse and contrast the perfective aspects in Chinese and the past tense in Korean from perspectives of grammaticization and typology. Bybee, Perkins & Pagliuca (1994)`s view and methodology are adopted and combined with aspect theories about situation aspect and viewpoint aspect so that some new observation can be made. It is argued that “-었-” in Korean is not a perfective marker, but a marker of past tense together with a use of anterior so that “-었-” can be assigned a higher perfage stage than Chinese particle “le” whose perfage stage is analysed as “old anterior”. It is proposed that this phenomena is inherently decided by the correspondence between a typology of morphological form and a typology of grammatical meaning. Korean is an agglutinative language whose morphological type supports it to evolve into a tense-prominent language while it is natural for an isolating language like Chinese to evolve into a aspect-prominent language which has developed resultives, completives and an old anterior like “le”, but not those high perfages like perfectives or pasts.

[유일점(有一点)+VP]와 [VP+일점(一点)]의 의미 차이

정향채
한국중국어문학회|중국문학  60권 0호, 2009 pp. 349-371 ( 총 23 pages)
6,300
초록보기
本文的寫作目的在于解釋現代漢語[有一点+VP]格式和[VP+一点]格式之間的語義差異。 至今爲止, 關于這兩個格式之間語義差異的說明是: [有一点+VP]格式表示`VP`這個狀態的程度; [VP+一点]格式表示由`VP`造成的變化或者比較的量。 可是, 這種說法難以解釋這兩種格式如何表示這兩種不大好融合在一起的語義。 經過考察, 本文的結論如下: [有一点+VP]的`VP`表示的狀態在語境中的參照時点下无例外地被觀察; [VP+一点]的`VP`表示狀態的觀察與否經常受到語境的影響, 隨時而變。 基于以上的觀察, 我們能勾把這兩種格式位置于時軸上的兩個不同的槪念上(時点與過程): [有一点+VP]是時点上的語義結構; [VP+一点]是過程上的語義結構。 我們認爲, [有一点+VP]的`VP`是表示狀態的全部; [VP+一点]的`VP`表示的只是變化上走向的或者比較上比較到的方向性。 [有一点+VP]的`有一点`指示`VP`表示的狀態內的一定程度, 因此, 這種狀態在參照時点上經常被觀察; [VP+一点]的`一点`, 不管在參照時点上能否觀察, 指示`VP`表示的變化上或者比較上的經過量, 只有方向性。 總而言之, 我們認爲: [有一点+VP]和[VP+一点], 這兩種格式的差異就是由動詞短語不同的語義特質造成的: [狀態性]和[方向性]。

≪시경(詩經)≫의 영문완역본에 대한 종합적 고찰

류창교
한국중국어문학회|중국문학  60권 0호, 2009 pp. 1-27 ( 총 27 pages)
6,700
초록보기
本文是對≪詩經≫的主要英文全譯本的綜合的系統的考察.主要介紹了≪詩經≫的主要英文全譯本的具體的事實和特点.本文以“詩的語意上的正確性”和“詩的形式上的優美”爲批評標准点評了≪詩經≫英文全譯本.就是第一, 譯詩在詩的語意上的正確性方面上什?程度接近原詩的語意?第二, 譯詩在詩的形式方面上什?程度接近原詩的形式。 理雅各的英譯本(1871, 1876)在詩的語意的飜譯方面上以逐字式直譯爲主, 附加詳細龐大的序文和注釋, 具有學術性的經學性的特点。 在詩的形式的飜譯方面上把當詩集的≪詩經≫的文學性和詩的音樂美沒有充分飜譯, 就成了无味的散文體詩。 韋利的的英譯本(1937)在詩的語意的飜譯方面上以直譯的方式充實地傳達原意。 在詩的形式的飜譯方面上雖然不嚴守原詩的韻律, 但是譯詩本身具有音律美, 就成了有詩味的英文詩。 高本漢的英譯本(1950)是`語文學者的考證型`的飜譯, 在詩的語意无可挑剔了。 但是詩的形式方面上沒有分章分行和押韻, 所以在詩的韻味上比韋利的的英譯本相對較差。 龐德的英譯本(1954)是實際上著名的詩人飜譯過程中的一種再創作。 在詩的語意的方面上看, 違背原意的地方多, 誤謬也多。 在形式的方面上不遵守原詩的形式和音韻美, 就成了自由體詩。 因他的名氣, 影響力也不少, 但是不能說是飜譯的范本。 許淵沖(1993)和汪榕培·任秀樺等(1995)中國學者的英譯本的最大特点是在于盡量復原原詩的形式和音韻美。 這種特点?其他外國母語者的自由體飜譯詩形成鮮明的對照。 但是中國學者的英譯本對`形美`, `音美`太講究, 在用英文苦心調節音韻美的過程中不免對詩意進行調整。 從旣正確又優美的飜譯的角度上看, 韋利的英譯本是最受好評的成功的譯書本. 但是理雅各, 高本漢, 龐德, 許淵沖和汪榕培·任秀樺等中國學者的英譯本也都有各自的特点和個性, 不能加絶對褒貶。
1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