글로버메뉴 바로가기 본문 바로가기 하단메뉴 바로가기

논문검색은 역시 페이퍼서치

> 한국중국학회 > 중국학보 > 64권 0호

중국학보검색

Chung Kuk Hak Po [Journal of Chinese Studies]


  • - 주제 : 어문학분야 > 중어중문학
  • - 성격 : 학술지
  • - 간기: 계간
  • - 국내 등재 : KCI 등재
  • - 해외 등재 : -
  • - ISSN : 1226-850x
  • - 간행물명 변경 사항 :
논문제목
수록 범위 : 64권 0호 (2011)

후마맹서(侯馬盟書) "일자다형(一字多形)" 중의 이사자(異寫字) 고찰

강윤옥
한국중국학회|중국학보  64권 0호, 2011 pp. 3-28 ( 총 26 pages)
6,100
초록보기
《侯馬盟書》是一九六五年至一九六六年期間, 由山西省考古工作者在發掘山西侯馬晉城遺址發現。這晉國盟書是完整而系統的盟辭內容, 結構淸楚的字體, 都是前所未見或罕見。春秋戰國時期文字最大的特色在於多樣化, 侯馬盟書的出土, 不但帶來了大量一字多形的資料和字形的細節, 例如其中"극"字有三十二種寫法, "敢"字有九十二種寫法, "腹"字更多至一百多種, 爲先秦時期古文字提供了最眞實的面貌。除此以外, 這些資料讓我們認識到文字異形還存在於一個國家內的同一地區, 也讓我們了解到有斷代形的標記。在這方面, 侯馬盟書提供了一個흔好的資料。同時特有而豊富的文字異形, 分析侯馬盟書異寫字的類型和産生原因探討, 無論對通讀戰國簡帛文獻, 對字形硏究都有重要意義。

한어방언(漢語方言)의 분류 방법론 재고

모정열
한국중국학회|중국학보  64권 0호, 2011 pp. 29-57 ( 총 29 pages)
6,400
초록보기
漢語方言的分區方法論再考牟廷烈自1987年 《中國語言地圖集》 出版以來, 漢語方言的分類問題成爲了方言學界的主要爭論點, 但至今仍然多種觀點幷存, 未能實現意見的統一。方言學者們探討的焦點大致可分爲個別方言的具體區劃問題及方言分類的標准問題, 這兩種問題都與漢語方言分類的方法論相關。本論文以關於漢語方言分類方法的旣有硏究爲基礎, 針對其中重要的幾個問題提出作者的一些觀點。(1) 分類原則上對同一層次方言的分類最好應用相同的標准來進行分類。(2) (大)方言的分類可以通過適用於整體方言的主要標准來進行, 但對因地區方言之間的接觸引起的方言特點變模糊的過渡區方言, 應該綜合考慮方言內部的多種特點(語音, 詞彙, 語法等)進行判斷。(3) 漢語方言的分類標准爲最能구反映方言本質特點的單一標准時最爲理想。(4) 丁邦新(1982), 王福堂(1999)中將漢語方言的分類標准分爲了曆史性標准與非曆史性標准。曆史性標准又重新分爲早期特點及晩期特點兩類, 幷主張這些標准適用於方言分類時, 應分層次進行。但此種分類法會産生將下層方言分類中使用的標准重複適用於大方言分類的矛盾。(5) ``中古全濁聲母的今音値``這一(早期曆史性)標准最好地反映了現代漢語(大)方言的分布情況。但無法反映出吳方言和部分湘方言(老湘語)的區別, 공方言和客家方言的區別。但如能更深層次地考察這兩類方言古全濁聲母的今音値, 可以得出與表面現象不同的結果。(6) 混合型方言的語言特點往往是方言自身在曆史發展過程中形成的特征及受周邊方言影響而形成的特征在方言內部融合而成的。因此爲了將混合型方言與其타方言區分開來幷闡明其特征, 需要努力通過與周邊方言的比較조出方言中因受周邊方言影響而形成的特征, 因爲只有將因受周邊方言影響形成的特點區分出來, 才能確定方言中固有的本質特征。

시경 연애시의 남녀 유락(遊樂) 풍정도(風情圖) 1 -구애(求愛)의 장소(場所)-

송영주
한국중국학회|중국학보  64권 0호, 2011 pp. 59-78 ( 총 20 pages)
5,500
초록보기
本文是詩經中戀愛詩男女遊樂風情圖第一部分, 以約會的場所爲中心進行描繪分析。通過對戀愛場所的考察, 發現當時靑年男女約會主要集中在靑山、水邊、田野、城門及城樓等地方。文中對這些地方爲何成爲男女約會的主要場所、有何意義以及表現何種文化傳統特色進行了分析。這些場所與人類生活有著密切聯系, 其中人類生活起源於水, 人類依水而居, 因此水邊就成了當時靑年男女約會的首選。山野可以爲是當時人類衣食住行等所需物品提供資源, 靑年男女自然能在這裏一邊活動一邊戀愛。城樓和城門擧行慶典和歌舞活動的場所, 是人們的交流中心, 也逐漸發展成爲成爲了靑年男女能公開自由戀愛的地方。通過描繪分析詩經中戀愛詩男女遊樂風情圖中的約會場所, 可知不同的地理特性, 呈現不同風俗和風情, 從而人們的性情和行動也不一樣。

당대(唐代) 칠언절구(七言絶句)에서의 중자(重字) 활용(活用) 연구(硏究)

김준연
한국중국학회|중국학보  64권 0호, 2011 pp. 79-103 ( 총 25 pages)
6,000
초록보기
本文從多方面的角度來探討唐七絶之重字現象。七絶也是近體詩之一種, 該遵守其嚴正的格律。這些格律包括"回避重字"在裏面, 因此, 不避重字的七絶算是一種"變格"的詩篇。可在唐七絶中, 這種"變格"的詩篇却幷不少, 達到五分之一的分量。本文認爲, 産生重字現象之出現, 有基本的三大因素, 也就是說結構、韻律、修辭等等的因素。結構性因素, 指的是爲造成特殊句型, 如疑問、比喩、對句、擴大與分割等等, 而布置或結合一些詞語過程中産生字的重復。韻律性因素, 指的是活用重字來企圖强化詩篇的節奏感。唐朝詩人特別喜歡重復數詞來, 獲得作品內在的音樂律動。修辭性因素, 指的是爲把用字的效用擴大到最大限度, 而使用重字來得到修辭的效果, 如頂眞、互文、對照、反復等等。本文還認爲, 흔多唐七絶詩人發揮他們的匠心獨運, 巧妙地運用重字, 表現出唐七絶特有的創造性、審美性、表演性等一系列重要特征。例如, 他們混合運用兩種以上的重復手法, 增强詩篇的主要旋律; 再如, 利用重復以後的視覺客觀化過程, 使詞語有更豊富的含義。不僅僅是, 他們還運用重字, 有效率的展開詩的意境, 構成藝術創造。而且, 一些重字獨特地使用專名之文面上的含義, 表達詩人的意圖和情感。總而言之, 唐七絶之重字現象, 不能一槪而論地說, 只是一種"違背規律的詞語重復", 而該說唐代詩人探索藝術手法的過程中, 發現的一種有效的、寶貴的手段。
6,000
초록보기
明代尤其是明代中葉是中國戱曲發展的第二個高峰. 當時戱曲演出흔盛行, 出現了衆多戱曲作品, 戱曲理論也由此得到前所未有的發展. 所謂本色, 本是明代曲論家的著作及其他有關戱曲的見解中常被採用的術語, 曲論家常把타歸納爲戱曲與其타文體不同的本然藝術特色. 明代曲論家雖然認識到戱曲本身具有的藝術特色, 以本色來闡明戱曲藝術的規律, 但他們的見解中仍受到向來中國文藝傳統觀念的影響. 由於他們把戱曲視爲與詩歌的同流, 因此較著重於戱曲的社會敎化功能. 對於這點, 徐渭對戱曲藝術本質的特色有較準確的認知, 他提出了相對正確和全面的戱曲本色理論. 要言之, 徐渭的本色論內容主要指戱曲宜俗宜眞, 意卽强調戱曲語言通俗易동, 也要表達人間的眞情實感, 從而達到觀衆與讀者皆感動的境界. 徐渭的意見較之偏重於戱曲語言形式的見解, 更爲全面深刻. 而他的本色理論也被其後學如王驥德、呂天成等人繼承發展, 提出了追求戱曲本色的外在特徵與內在特徵方面的各種主張. 首先就戱曲語言的外在特色而言, 王驥德深知戱曲不同於文人詩歌等案頭文學, 其語言要通俗, 但他兼顧戱曲的表演性與文學性兩方面的特色, 强調戱曲要達到可演可傳的境界才能稱爲眞本色. 呂天成直接繼承而發展徐渭的本色論的內容, 於此較詳盡地闡述了當行本色的兩者之間的關系. 祁彪佳也認同戱曲要用本色語言, 同時又不反對염麗的語言風格. 孟稱舜的本色論在前者的見解上更爲進步, 尤其直得注意的是他强調戱曲語言的本色與當行, 是以作家的創作態度與立場來說明的, 唯其對劇中人物有眞切的體會, 才能創造出眞實生動的舞臺形象. 就使用語言上說, 他也强調戱曲語言不能陳舊迂腐, 又不能過於文雅, 但同時也認爲過於低俗的語言會有降低藝術鑑賞價値的缺點.  此外, 徐渭主張戱曲要表達眞情實感, 其後學則在其中加入了風敎思想, 表現出他們對戱曲方面別樣的審美觀. 因此他們言情的見解中或多或少都含有情與理兩者之間追求和諧的態度, 而這種特色到了孟稱舜變得極爲明顯, 在他這裏, 情與理已不再是相互對立的關係, 一變而爲交融密合, 情敎合一. 總而言之, 在明代戱曲漸失去其本質的弊端中, 徐渭與後學的戱曲本色理論能認識到戱曲本然的藝術規律與價値, 提出了他們對戱曲本色的見解. 雖然由於受到儒家思想積習的左右, 其中仍不能完全擺脫禮敎風化的立場, 但不能否認他們在提示戱曲發展方向方面的積極意義

청대 문단의 주방언사(周邦彦詞)에 대한 평가 고찰

김정희
한국중국학회|중국학보  64권 0호, 2011 pp. 131-150 ( 총 20 pages)
5,500
초록보기
周邦彦(1056-1121)是北宋著名詞人, 淸眞詞在當時及後代皆傳播極廣, 影響甚大。其詞在淸代自然也得到了諸多詞論家和詞選家們的特別關注和靑래。淸代詞家衆多, 流派粉呈, 各家各派往往通過編輯詞選來標示風旨, 借以創體構派。淸代詞壇先後出現了四大詞派, 卽以陳子龍爲首的雲間詞派、以陳維崧爲首的陽羨詞派、以朱彛尊爲首的浙西詞派及以張惠言爲首的常州詞派等。他們在接受淸眞詞的過程中, 著眼點主要在於其詞史地位和藝術特點。但由於時代的原因和詞學觀念的不同, 接受效果也有흔大的區別, 分別呈現爲排斥、讚揚以及極力推崇三種形態。於是, 淸代詞集選本不僅大量湧現, 而且詞選的功能也得到不斷擴展, 在傳詞存史的基礎上進一步增强了理論色彩。淸代重要詞選旣涉及各種規模、類型和層次, 也代表著不同選家和詞派的詞學思想, 但他們都對周邦彦詞賞愛有加。歷代選本的編選則僅篩選出周詞的名篇佳作, 而且在沒有歌唱的時代實現著周詞更廣泛更普及的傳播工作。周邦彦的詞史地位也主要是在傳播的歷史進程中逐步確立和凝定的。常州詞派的周濟極力推崇周邦彦, 從而確立周邦彦詞壇大家的地位。從最初的被批評和否定到最終的"集大成"與"詞中老杜"的褒揚, 對淸眞詞的解讀始終伴隨著詞學觀念的變化。關

예술과 산업으로서의 중국 실경무대극(實景舞臺劇)에 대한 평가와 전망

권응상
한국중국학회|중국학보  64권 0호, 2011 pp. 151-179 ( 총 29 pages)
6,400
초록보기
本文對現今在中國흔起風潮的實景舞臺劇進行藝術及産業側面的評고, 幷展望其成爲21世紀公演藝術新模式及産業的可能性。實景舞台劇也被稱爲實景劇, 實景演出, 大型實景演出, 大型實景演藝等, 是以天然實景作爲舞台或背景, 以名族的民俗文化, 曆史, 傳說等爲主題, 將音樂, 舞蹈, 服裝, 演出及景觀等融爲一體的文藝演出劇目。《印象·劉三姐》 就是本文中提到的至今都在桂林리江山水劇場演出的最初實景舞台劇。實景舞台劇除了作爲傳統的公演藝術, 也是將影像藝術, 音樂, 甚至是尖端科學技術合融爲一體的新形態的演出藝術, 是受21世紀主要文化形象, 卽後現代主義的影響, 突破領域間的界限, 與其타領域相融合的典型實例。其作爲與資本相融合的藝術産業的模式, 結合了中國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文化市場及藝術經營, 幷與同旅遊業相結合的地域經濟, 地域品牌, 地域形象相關聯。所以當今的實景舞台劇已超越藝術界, 成爲政府與經濟界、文化界、旅遊業界全體關心的對象。首先實景舞台劇和其타公演藝術最大的差異在於其實景。以實際景物爲舞台, 是區別於其타公演藝術的獨特形象, 卽印象的創作。타結合了與景物相關的地域文化及傳說, 超越單純的表演, 擴張爲一個 "劇", 這些要素實現了實景舞台劇的奇跡。령外利用尖端科學技術將視聽效果極大化是實現實景舞台劇的又一藝術特征。實景舞台劇是以實景與文化爲基礎, 將참新的思想及尖端技術相互融合而成的所謂的文化創意産業, 其中尖端科學技術參照的視聽效果也是實景舞台劇重要的藝術要素。更核心的要素則是構成內容的地域文化, 其中不僅僅是地域的名族, 風俗, 習慣, 環境等, 相關的曆史或傳說等也包括在內。大舞臺, 大制作, 大産出, 大展示是實景舞台劇的4大特征, 其中大制作和大産出作爲産業特征, 是實景舞台劇高投資高收益的模式。實際上, 實景舞台劇中有許多商業資本投資, 實景舞台劇的許多作品走的都是成功的産業化之路。在此過程中, 實景舞台劇作爲21世紀旅遊産業的趨勢, 滿足文化觀光的需求的同時也發展了相關地區的旅遊産業。實景舞台劇的産業化過程中包括政府政策的出台及所謂中國特色的幹預, 企業和市場的資本主義機制的結合實現了目前的産業化。但是, 實景舞台劇因其規模, 需要高額的制作費和運營資金, 資金的回收, 利潤的創收, 都存在一定的風險。事實上, 文化産業具有高風險産業的特點, 必須通過成功的範例, 或是嚴格的市場調査將風險最小化。像這樣的實景舞台劇具有以往任何公演藝術中所不存在的激烈的市場吸引力及競爭力。一定程度上具有的成長可能性或對其타領域的波及度, 不僅使其成爲是文化産業的寵兒, 作爲新興旅遊文化商品, 也正在改變著旅遊産業的的模式。鑒於此, 由於中國一些旅遊城市及資本投資這種實景舞台劇産業, 使新聞中經常會出現"大手筆"或"高投資"之類的用語。但是現在各地區爭奪實景舞台劇制作的同時, 其藝術性被隱秘盲目複制的傾向非常령人擔心。結果只能制造大量文化라급, 實景舞台劇甚至可能只是在文化現 예술과 산업으로서의 중국 실경무대극(實景舞臺劇)에 대한 평가와 전망 179 象中一時興起的熱潮。從殘酷的經濟性角度看, 這些作品的誕生依舊具有偶然性, 經營體系只是不確定的風險性中小企業。這些作品的産業基礎也只是處在膨脹期的中國旅遊産業, 幷不是文化産業或演出市場自身的繁榮, 這是無法否認的現實。所以爲了使實景舞台劇成爲持續的成功的文化産業, 形成利潤創收和再投資的良性循環, 以及確立單一市場機制是非常重要的。

중국 관방문학상의 운영과 체제 -모순문학상의 운영체제와 문제점을 중심으로-

박영순
한국중국학회|중국학보  64권 0호, 2011 pp. 181-206 ( 총 26 pages)
6,100
초록보기
本文試圖圍繞中國官方文學奬中最具代表性文學奬-矛盾文學奬的運營機制和所存在的問題進行分析, 從而對文學奬作爲文學生産機制, 如何發揮作用這一問題進行有益探討。文學生産機制除文學社團、雜志和出版社之外, 文學奬其實也是非常重要的機制之一。文學奬機制不僅是掌握文學發展脈絡的主要渠道之一, 而且同文學批評一道, 是創造文化價値的重要機制之一。中國官方文學奬所表現出來的文學價値判斷、審美標准以及文學自主性之間, 存在흔大的矛盾和分岐。其中具有代表性的文學形式是主流、現實主義文學。本文考察官方文學奬機制的原因也是因爲在文化生産機制中, 文學奬所發揮的作用是判斷和創造文學價値, 不同的文學奬擁有不同的審美標准和價値觀, 而文學奬作爲一種文學生産機制, 實際上重新確立文學場的新秩序。20世紀90年代初, 當代文學由於受到現代主義影響, 寫作內容發生了形式上的變化, 主流意識形態所主張的主導現實主義審美原則逐漸受到挑戰。這種文學現象尤其在官方文學奬-矛盾文學奬相關爭論以及其他各種民間文學奬上集中得以體現。本文將圍繞矛盾文學奬, 針對其審美標准和審美原則、評委會以及評審程序等運營機制, 揭示矛盾文學奬的特征, 同時將對文學生産機制如何實際發揮作用進行具體分析。

전한(前漢) 말기 예제(禮制) 논쟁과 왕망(王莽)의 정치집단

방향숙
한국중국학회|중국학보  64권 0호, 2011 pp. 209-237 ( 총 29 pages)
6,400
초록보기
王莽想把新王朝建設成新的理想國。建立新王朝的出發點是以解決前漢社會的幾個矛盾開始的。解決現實存在的社會矛盾, 處境必然具有改革的性質。因此我們可以從中看出王莽具有改革家的風貌。曆史上, 對王莽的評價多種多樣。失敗的改革家仍然是對於他的主流評價。但是不是說王莽實行的改革的成與敗, 而是談改革的意義, 那마對他的評價會有所不同。對於他的改革, 改革的合法性, 必要性, 或者不可避免性的主張也不少。雖然在改革的過程中沒有成功, 但是改革的必要性흔充分。如果改革成功的話, 那마社會可能是령一種景象。曆程15年的新王朝, 타留下了比物理時間的意義更强烈的曆史的意義。大部分改革在後漢建立後就被推飜了, 不僅是在禮樂制度上的否定。那是因爲王莽的禮制改革反映的是前漢後期推進的禮制改革的方向。在後漢時期也想和前漢的禮制改革論者一樣以經典的根本爲基礎, 樹立宗廟制度和郊祀制度。在這一點上認爲和前漢的禮制改革有聯系。在這裏與其說是寫禮制變化本身, 不如說是通過禮制的爭論確認王莽的政治集團。因此以時間順序審査前漢末期出現的宗廟制度爭論和郊祀制度爭論。前漢末期宗廟制度和郊祀制度是儒家經典確定的同時, 隨著時機以經典的根據做擔保, 形態也在具備著。以儒家經典爲基礎的提倡禮制改革的改革派的論旨是宗廟制度中皇帝的4親爲基礎的4親廟制度, 郊祀制度中首都長安南北郊的皇帝親郊爲原則。在這裏通過王莽建設的新王朝中改革派實行的禮制, 在此過程中能구確認和王莽一起推進禮制改革的勢力形成了政治集團。在改革主導勢力存在的同時一定會有反改革勢力的存在。前漢末期, 可以在禮制爭論中看出兩者激烈的對立和辯論。但是至今討論前漢末期禮制改革的硏究中都强調改革的實踐, 但是都沒有注意到反改革的情況。前漢末期圍繞禮制改革反改革的要求也十分强烈, 因此改革派的集結是不是也變得更堅定니。當然他們的政治信念不會只表現在禮制改革的意志上。但是在禮制改革中, 具有同樣目的的官僚自然和王莽的改革勢力合幷, 結果對新王朝的建立産生了흔深的影響。證據就是屬於禮制改革派的人物中有7名在新王朝中擔任重要官職。禮制改革派不是多次推飜的不完整的改革, 而是希望依고强烈的政權推進禮樂制度的制定, 幷且實現他們願望的人物就是王莽。前漢末期推進的圍繞禮制改革的政治對立爲王莽政治集團融合提供了重要契機。依據他們的實踐建立的新王朝也許是他們完成推進改革的前漢 말기 禮制 논쟁과 王莽의 정치집단 237 最後階段。

당(唐) 후반기 기우(祈雨) 제사와 용신(龍神) 숭배

정순모
한국중국학회|중국학보  64권 0호, 2011 pp. 239-266 ( 총 28 pages)
6,300
초록보기
Praying for Rain Sacrifices and the Cult of the Dragon God in Tang China Chung, Soon Mo There was a belief in a connection between the dragons and the downfall of rain in traditional chinese society. The clay dragon had been used to praying for rain activities, and the dragon cult had been worshipped. Dragon temples also increased in Tang-Song transition. This paper examined when the dragon had been authorized as the god and how the dragon temples could have increased. To approach these questions, it should be noted the Five Dragon Altar Sacrifice was institutionalized into Imperial Sacrifices System in Kaiyuan period. Because the dragon could be promoted to be the god and became an object of worship on the basis of this sacrifice. It could inferred that institutionalizing Five Dragon Altar Sacrifice enhanced the authority of emperor Xuanzong. The sacrifice ceremonies held in the very site where he had lived before he became a emperor. This place was thought to be auspicious because it showed the divination that he would be a emperor. After the completion of its ritual procedures and regulations in the year of 728, it was formally institutionalize in Kaiyuanli(開元禮). Taoist ritual elements were added in Tianbao period, and the sacrifice was held constantly. Therefore the dragon was easily able to be the god, dragon god worship also could be spread. We could check the spread of dragon worship through literati``s view of the dragon. Some literati had skeptical awareness and attitudes for the dragon god. But some others had different view of the dragon, they regarded the dragon as the god. The view of the latter became the dominant. The idea that the dragon god has a decisive role in rainfall was rooted in the faith of the people, so literati didn``t need to deny it. With the spread of the dragon cult, many dragon temples were built and gradually increased. Interestingly, geographic distribution of temples was concentrated in the Changjiang basin. We can not overlooked that farmland in this regions had been developed rapidly, and this regions emerged as a 266 中國學報 第六十四輯 financial center for Tang dynasty since Anlushan Rebellion. So the development of this area was closely related to the need and demand for rain praying. Eventually, the dragon temples could be increased. However, dragon cult has its limitation in terms of religious organization. At the same time, Buddhist monks made an their missionary efforts in the Changjiang river basin by combining the Dragon King in Buddhist Sutras with the dragon god. So many dragon god temples were attached to the Buddhist temples, it was a typical of spreading the dragon God cult.
1 2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