글로버메뉴 바로가기 본문 바로가기 하단메뉴 바로가기

논문검색은 역시 페이퍼서치

중국문학연구검색

Journal of Chinese Literature


  • - 주제 : 어문학분야 > 중어중문학
  • - 성격 : 학술지
  • - 간기: 계간
  • - 국내 등재 : KCI 등재
  • - 해외 등재 : -
  • - ISSN : 1226-6698
  • - 간행물명 변경 사항 :
논문제목
수록 범위 : 45권 0호 (2011)

《문심조룡(文心雕龍)》의 통변문학관(通變文學觀)

장수열
한국중문학회|중국문학연구  45권 0호, 2011 pp. 1-26 ( 총 26 pages)
6,600
초록보기
劉協運用《易經》關於``通``與``變``的辨證認識揭示文學發展中的繼承與革新的關係, 這在文論史上具有重要的意義。在中國文學理論批評史上, 劉協第一次系統地論述了文學的繼承和創新問題。劉協對於文學的繼承和創新提出了比較全面而有系統的見解。劉協所言的``通變``, 以宗法古典爲基礎、爲途俓, 而以開拓新風爲目的、爲歸宿。劉協在<辨騷>篇裏依據經書來衡論《楚辭》, 正確地闡明《楚辭》幷沒有違背經典的基本原則, 而是在新的形勢下正確地運用通變原則所創作出來的優秀作品, 타可以作爲後代通變的典範。劉協在《文心雕龍》中提出的通變文學觀論述了文學的繼承和創新問題。《文心雕龍》中專有<通變>一篇, <通變>篇主旨旣不是單一的復古, 也不是片面的革新, 而是指在``通``的基礎上的``變``, ``通``和``變``是一個統一體, 有相互制約的一面,也有相互促進的一面, 不能割裂開來看。但是劉協有關``通``與``變``的論述幷不僅僅限於這一篇, 文體論、創作論、批評論等篇也都論述到了``通``與``變``的關係問題。通變文學觀是貫穿《文心雕龍》全書的基本思想之一。劉協闡述通變文學觀, 目的是以經典典雅古僕的風格來矯正文弊, 規整當時文風, 最終開拓出一條有厚重土壤根基的創作道路。
5,800
초록보기
安史之亂中, 王維失節, 卽陷賊而迫受僞職是他一生最大的恥辱和痛苦。這汚點使他死後都避免不了後世議論紛紛。如宋·朱熹最早批評王維「陷賊中,不能死,」故「欺人旣不足言, 詞雖淸雅, 亦萎弱少氣骨。」(《楚辭後語》) 元初劉因也斥責王維「陷賊而不死, 苟免而不恥。」 明·顧炎武又指責說:「古來以文辭欺人者, 莫若謝靈運, 次則王維。」 我國朝鮮王朝李수光已在顧炎武之前, 也借著王維《金屑泉》一詩, 批評王維在輞川日飮了金屑泉, 而不能有千歲之命, 只不過在失節後論罪時免一死而已。(詳見《芝峰類說》)王維《韋公碑》一文中提到過他在叛亂中的遭遇,卽其被부被監押的過程。而《舊唐書》本傳雲: 「玄宗出幸, 維扈從不及, 爲賊所得。」 這似是把其咎歸於王維, 但據史傳和《韋公碑》等, 其應爲當時「上之發長安也, 群臣多不知」(《通鑒》)的情況所致。本傳又雲: 「祿山素憐之, 遣人迎置洛陽, ……迫以僞署。」 這似是說: 王維的失節出於安祿山的重愛。但據《韋公碑》雲: 「刀環築口, 戟枝叉頸,縛送賊庭。」 這肯定幷不是事實。王維陷賊後, 則以「僞疾將遁, 以猜見囚, 勺飮不入者一旬, 穢溺不離者十月,」(《韋公碑》) 堅持了較長時間的抵抗。不只如此, 他還作《凝碧池》一詩抒發了自己對唐朝的懷念及被叛賊拘縛的亡國之痛。該詩卽刻「聞於行在, 肅宗嘉之。」(本傳) 賊平而論罪時, 王維因而得到肅宗的特赦, 這無疑爲由於王維忠君愛國的赤心充分激動了``龍心``。綜上, 王維的失節決不是後世一些人所指責的變節及不忠的表現。故杜甫《奉贈王中允維》詩中說: 「共傳收庾信, 不比得陳琳。一病緣明主, 三年獨此心。」晩唐儲嗣宗在《過王右丞書堂》詩中還把王維比之於漢代忠臣蘇武。不過, 宋代以後的人士們都拘於「餓死事極小, 失節事極大」(宋·程이之語)的成見, 只知吐出惡毒저毁, 而未能考慮王維失節的眞相和實體, 這實在令人感到遺憾。

당대(唐代) 배우(俳優)의 희극(戱劇) 활동 고찰

여승환
한국중문학회|중국문학연구  45권 0호, 2011 pp. 45-86 ( 총 42 pages)
11,700
초록보기
唐代旣是表演藝術發展的時期, 也是戱劇俳優活動非常活躍的時期. 初唐宮廷俳優受到統治者的愛好和寵愛,他們的表演有時會比較猥褻, 肆無忌憚. 因此被視爲提供敗壞道德原因的集團. 其代表人物是太宗時期受寵於承乾的太常俳優稱心, 中宗時期表演合生戱的胡人出身俳優襪子·何懿等. 盛唐玄宗時期隨著敎坊的擴大, 敎坊俳優的活動更加活躍. 特別要關注的是女優的出現. 這之前都是男扮女裝, 演了女性的角色, 但到這時期女優在舞台上正式登場了. 表演<踏謠娘>的張四娘·<鉢頭>的容兒是其代表人物. 而且, 盛唐時期參軍戱俳優自由運用旣存演出的形式, 表演了帶有滑稽諷刺內容的戱劇. 出色的俳優有黃幡綽·張野狐·李仙鶴等, 尤其是被評爲唐代最優秀俳優的黃幡綽, 是通過表演諷刺世態, 試圖改變現實的有``託諷匡正``意識的俳優. 有關中唐戱劇俳優的記載흔少見, 但德宗時期的成輔端的活動흔受촉目. 他爲批判幷諷刺統治者的罪惡, 創作了戱語, 表演了<旱稅>劇. 他雖然只是一個俳優, 但他勇敢地站出來訴說了當時百姓的痛苦. 령外, 穆宗時期在浙東地區活動的周季南·周季崇·劉采春等人的記載有助於了解當時由家族成員組成的民間戱班的面貌以及相伴歌唱的參軍戱的表演情況. 晩唐俳優的活動是考察了在《樂府雜錄》<俳優>條記載的``弄假婦人``·``弄婆羅門``俳優, 幷且敍述了受寵於懿宗的李可及. 李可及不僅擅長樂曲·歌舞, 而且還擅長運用諷刺語言. 在演技方面, 他可以同黃幡綽一起被稱爲代表唐代的俳優. 只是<三敎論衡>不是批判現實的諷刺劇, 他作爲俳優沒有起到諷諫的作用. 這一點與黃幡綽·成輔端恰成對照. 由此可見, 唐代的戱劇俳優是中國戱劇史上的重要角色, 通過他們可以了解戱劇文化的眞實面貌. 他們通過在宮廷和民間的豊富多彩的演技活動, 引導了代表唐代戱劇的歌舞戱和參軍戱的盛行, 擔任了更加豊富唐代戱劇藝術的主角.

송대(宋代) 사서(史書)의 《춘추(春秋)》 계승 의식과 문학성의 관계 고찰

안예선
한국중문학회|중국문학연구  45권 0호, 2011 pp. 87-106 ( 총 20 pages)
6,000
초록보기
《春秋》被認爲孔子所作, 所以歷代史家都自任了《春秋》的繼承. 編纂史書上, 《春秋》的繼承意味著史書不只是事實的記錄, 要宣傳王道、名分、道義, 幷要服務爲鞏固王朝的正統性, 儒家的理念. 在宋代,《春秋》的理念化到達了高峰, 此時期的史家通過編纂史書來宣傳聖人之意, 在這一點上, 沒有任何時代比得上宋代. 本硏究的起點由於爲了探討中國歷代史書中減少文學性的傾向, 筆者以爲其原因在於繼承《春秋》的意識, 史書的義理化導致了歷史敍事的강硬化、客觀化, 其過程中文學性越來越減少. 本稿以宋代歐陽脩《新五代史》, 司馬光《資治通鑑》爲中心考察了此問題, 而且論證了正統史書中文學性的減少引導了野史的盛行.

송대 족보문화와 소순(蘇洵)의 <소씨족보(蘇氏族譜)>

이기훈
한국중문학회|중국문학연구  45권 0호, 2011 pp. 107-126 ( 총 20 pages)
6,000
초록보기
該文主要考察宋代族譜文化及蘇洵的<蘇氏族譜>。在中國族譜的發展上, 宋代處於重要變革、轉型時期。與以前時期的譜學比較, 宋代呈現了官纂公譜廢絶和私纂家譜興盛的趨勢, 在編修宗旨、編修形式、譜圖之法、撰寫內容、續修時期等諸方面均發生明顯變化, 從而奠定了後世修譜的基本格局。特別, 北宋初蘇洵和歐陽修兩者同時編撰各家的族譜, 正式開端了宋代私家族譜的繁榮時期。由於政治、思想、文學等諸方面上蘇洵對歐陽修接受了不少影響, 一般都認爲<蘇氏族譜>一定吸收<歐陽氏譜圖>的做法。但筆者看, 只考兩篇文章的創作年代就容易得知這不是事實。蘇洵在<譜例>也說: "타日歐陽公見而嘆曰:``吾嘗爲之矣.`` 出而觀之, 有異法焉." 這句話就證明兩者認識之前已經寫成自己的族譜, 所以能說蘇、歐都有開創私家族譜興盛的功勞。此外, "洵嘗自先子之言而咨考焉"的方法, 具備了比較完整的體例, 而且確立了"五世爲圖"的譜圖之法。最値得注目的就是<蘇氏族譜>使用"議論簡嚴, 情事曲折"的筆法, 引起讓人"尤可涵詠"及"感於人心"的效果。這種感性的文體就是在<歐陽氏譜圖>裏看不見的, 只在<蘇氏族譜>裏存在的特征。族譜是韓、中、日以及흔多東南亞各國都所有的共同文化, 但中國的曆史比較悠久而相關資料也比較多。如果仔細考察中國的族譜文化, 흔多方面都可以聯系到我國的情況, 而更深入地硏究韓國族譜文化。

소통(疏通)의 문학: 중국 산수유기(山水遊記) 다시 읽기

권석환
한국중문학회|중국문학연구  45권 0호, 2011 pp. 127-141 ( 총 15 pages)
5,500
초록보기
本文章將中國山水遊記分爲 ``物外之遊``, ``山水之遊``, ``塵世之遊``, 從``疏通``的角度來闡述了各遊記的特性. ``物外之遊``是``人與神的疏通``. 在混亂的時代, 人們面臨存在的喪失或遊離於政治中心, 常常對與空間試圖疏通, 他們要尋到超越的空間. 對於他們來說, 逃離現實和自己的寂寞, 遊覽是對於空間的選擇. 他們在這空間通過重建世界和現實, 嘗試創建一個新的空間. "山水之遊"是"人與自然的疏通". 唐宋文人除了感賞自然景物以外, 還有擇山水而命名的嗜好, 這些名字是體現山水景物的自然特色. 他們也``刻石而記``是積極的人與自然疏通行爲. "塵世之遊"是"人與人的疏通". 人們通過雅集活動和民間風情經驗進行疏通, 作遊覽裏程碑改變空間想像力.
12,100
초록보기
本論文以《警世通言》第36卷<조角林大王假形>、《西遊記》第57回<眞行者落伽山訴苦 假후王水簾洞騰文>、第58回<二心攪亂大乾坤 一體難修眞寂滅>和《百家公案》第58回<決戮五鼠鬧東京>爲例, 觀察眞假人物(人與怪物)的對立和在矛盾過程中所呈現出的敍述內容、構造以及涵義。在怪物變身爲假人物的過程中, 人物幷不是以自身的能力來消除怪物, 而是借助外部(神仙)力量來處置怪物。在以上三部作品中所出現的人與怪物, 表面上是兩者之間的對決, 但兩者都反映了人的心理矛盾和糾紛。這三部作品所體現的主要觀點是「對立」和「沖突」。我們從作品的內容敍述和整體布局, 以及主體思想的連續性和各自的共通點上, 都能구看出這些涵義。這些特徵以「他者」的自我、自我的「存在價値」和自我的「影射」來具體呈現。這些意義能구顯示出個人和社會的關系, 以及個人內心存在的積極和消極的不同層面。尤其是影射於「他者」, 把人物的內在屬性和要求都充分反映出來。因此透過這些硏究使之易於觀察, 及所含蓄的豊富多樣和複雜曲折的心境, 幷즘樣認知「他者」和「自我」, 「存在價値」的喪失和恢複, 以及內在所隱藏的多樣性要求和趨勢。

근대 중국의 어문개혁운동과 "국어라마자(國語羅馬字)" 방안

김상원
한국중문학회|중국문학연구  45권 0호, 2011 pp. 189-215 ( 총 27 pages)
6,700
초록보기
國語羅馬字方案是在"五四"新文化運動時期, 近代的語言觀的基礎上進行的文體變革運動、文字改革運動和世界語運動的影響下誕生的。타是作爲近代中國的語文改革運動史上第一次出現的集體的、自覺的漢字改革方案具有흔大的歷史意義。타不但體現著比以前的漢字改革方案更普遍的文字觀, 而且具備著按照嚴格的병音規則和規範制作的比較完整的文字體系。因此, 如果타可以獲得政府機構的支援、語文改革論者之間的活潑的討論機會, 能구通過修正·補完發展到可以替代漢字的병音文字方案。除此之外, 타把以漢字筆劃式爲主流的漢語병音方案轉化成羅馬字母式, 提高了近代中國語文改革運動的水平,而且提供了未來的漢字改革計劃和漢語병音字母的建立上必要的理論體系和經驗基礎。因此, 雖然"國語羅馬字"方案不能廣大的普及, 社會的影響也흔有限制, 可是타在近代中國的語文改革運動史上, 具有흔重要的歷史的價値和意義。
6,400
초록보기
在魯迅的代表作之一的《祝福》中, 魯四是魯鎭文化的核心人物. 魯四書房裏的勵志·祈福聯表現出那個時代紹興人的``儒·道互補``的習俗. 他是「一個講理學的老監生」, 却掛著道敎陳단老祖寫的, 用朱砂拓印的大``壽``字卷軸. 在民間習俗中, 朱砂具有驅逐·벽邪之意. ``壽``字的一邊是一幅勵志·祈福對聯, 是; 「事理通達, 心氣和平」, 脫落的령一邊是; 「品節詳明, 德性堅定」, 都是北宋理學家朱熹解說《論語》的文章. 陳단的朱拓的大``壽``字在魯四書房裏的位置是壁的正中, 這表示魯四對타是非常重視的. ``壽``字表示他期盼生命的長壽·健康如意的心願. 這一般是掛在正堂的, 而他却掛到書房裏, 可見魯四的心志不在讀書而在長壽. 陳단是道敎徒推崇爲老祖的, 也是宋代理學的奠基人. 陳단在中國思想史上, 對宋代理學有較大的影響, 也爲宋代道敎內丹派的形成奠定了基礎. 他自己常修煉睡功法, 一睡百日不醒. 由於長期修煉, 陳단活到了118歲. 儒·道互補是中國傳統文化的主幹. 表面看來, 儒·道是離異而對立的, 一個入世, 一個出世; 一個樂觀進取, 一個消極退避. 但實際上타們是相互補充而協調的. 一般來講, 歷代中國的文人和士大夫, 處於順境, 儒家意識占上風; 處於逆境, 道家意識來安慰. 儒·道兩家構成相互補充的關係, 深深影響著中國人的文化心態. 魯四書房的壁上掛著的朱拓的大``壽``字, 和一邊的一幅勵志·祈福聯剛好是傳統的``儒·道互補``民俗的例證.

<상서(傷逝)> -노신(魯迅)의 여성과 혼인에 대한 갈등

허근배 , 이난영
한국중문학회|중국문학연구  45권 0호, 2011 pp. 241-260 ( 총 20 pages)
6,000
초록보기
魯迅作爲中國新文化運動的主將, 他的小說一直被視爲中國現代文學經典作品中的代表, 但是對其作品的解讀, 從學者乃至一般讀者都定位於歷史, 社會、傳統、思想等界面。這種潛意識的規則, 使得魯迅硏究大多折射在對魯迅的``仰視``之下, 局限於``旗手``、``先驅``, 而對``人間魯迅``個體的愉悅、哀傷、激情、抑鬱、奮進, 徘徊都置於``思想家``、``戰士``光環的陰影裏, 對作爲``歷史中間物``的魯迅無以超越的對傳統的承受, 更是諱莫如深。對《傷逝》亦同魯迅的其他作品, 對其文本的解讀, 多從社會功利角度出發,闡釋或爲``五四``時期, 追求自由婚姻, 個性解放的靑年男女, 遭遇社會、經濟的壓力, 回歸舊家庭, 或爲魯迅對婦女解放的思考及魯迅的女性觀等等。而本文通過《傷逝》文本晦삽的內容所傳遞的濃烈情感與表現方式的獨特以及敍事與情感的矛盾, 結合作品寫作, 發表時間, 及同一時期作者的生活和情感經歷, 以``平視``的角度解讀了旣是偉大的思想家、文學家, 又是眞實存在的, 有感情、有苦惱、有困惑的普通人魯迅, 面對愛情與婚姻、名譽與地位、傳統與背叛, 所表現出的疑慮, 自卑和彷徨的心境。解讀《傷逝》, 釋放其內涵, 從령一個側面了解作家魯迅在二十年代中期的人生歷程, 理解其作爲人類``個體``的喜怒哀樂, 揭示其生活體驗與創作之間最深切的聯係, 使得思想家, 文學家的魯迅具有更豊富、更廣闊、更眞切的意義空間。
1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