글로버메뉴 바로가기 본문 바로가기 하단메뉴 바로가기

논문검색은 역시 페이퍼서치

> 한국중국어문학회 > 중국문학 > 71권 0호

120회본 《홍루몽》의 의의와 서사 구조

홍상훈

- 발행기관 : 한국중국어문학회

- 발행년도 : 2012

- 간행물 : 중국문학, 71권 0호

- 페이지 : pp.95-121 ( 총 27 페이지 )


학술발표대회집, 워크숍 자료집 중 1,2 페이지 논문은 ‘요약’만 제공되는 경우가 있으니,

구매 전에 간행물명, 페이지 수 확인 부탁 드립니다.

6,700
논문제목
초록(외국어)
自胡適以後, 尊奉`曹雪芹自敍傳說`的`考證派`論者們只把《紅樓夢》前八十回認爲是曹雪芹的原作, 却把後四十回看作是高?等違背曹雪芹原意續書的低劣文章。 他們之間甚至還呈現出“各人自掃門前雪, 莫管他人瓦上雪”的現象。 可是, 筆者認爲: 這些各執己見的亂麻都是由他們心胸狹窄忽視了中國古代長篇小說的形成傳統―所有長篇巨作一般都是經過歷世積累而逐漸走向完成的―造成的。 因爲過分追崇`天才曹雪芹`, 他們忽略了一個?重要的歷史事實―至少在淸代中葉, 中國還沒有什?現代性`著作權(authorship)`。 所以, 我們不能不給那一部把古代中國敍事傳統最後集大成的一二○回本《紅樓夢》賦與一 定的歷史地位。 其實, 所有敍事文學不能脫離原故事情節上的合理性脈絡(context), 所以讀到故事發展的一定階段, 差不多沒有讀者看不出那情節的來龍去脈。 卽是在增刪改作的續書當中, 這種情況也不例外。 如果有人要`補完`一個`未完`的小說, 他當然也不能脫離原作應保持 的合理性脈絡。 縱使他要改變故事的結局, 那?也必先掌握了原作的故事脈絡之後, 方可開始改寫。 一二○回本《紅樓夢》的最終寫定者―不必在意前後作者是否一致―也必定 要通過這樣的程序, 終於完成了一部首尾呼應, 不亞原作的長篇傑作。 只因論者們對著作權各持己見, 所以有關對一二○回本《紅樓夢》的褒貶評論依然存在着?多論爭。 看來, 其中最突出, 最麻煩的就是對故事中靑?峰頑石和通靈寶玉, 神瑛侍者, 賈寶玉(有時包涵甄寶玉)的`本體(identity)`的論爭。 至今關於這個問題大致有兩種不同的觀點: 一是批判程本任意增?, 維護脂本特別是甲戌本的權威性, 如周汝昌等; 二是對兩個神話進行解釋, 試圖將石頭與神瑛侍者二者統一起來, 如朱淡文等。 筆者基本上同意後者的結論, 但是論據却與朱淡文等逈然不同。 筆者認爲: 一二○回本《紅樓夢》的最後寫定者不但非常關注原作要表達的中心主題―`空-[色-(情)-色]-空`的世界觀, 而且同樣也注意到了爲展現這個主題而創造的一個特殊的敍事結構―`甄[眞]-賈[假]- 甄[眞]`的互換錯綜, 幻夢迷離, 豊富寓意的象徵敍事。 最後, 他洞明了: 從表面上看, 靑?峰頑石-通靈寶玉, 神瑛侍者-賈寶玉分別是四個兩派的角色, 但這種不同本質上不過是因同曲異調的文學修辭法所致。 所以, 爲了突出這樣的本質, 他決意改寫了第一回中的有關部分, 幷補寫了第一二○回中甄費給賈化解明的那一段。 他的這種作法原本就根基於“道生一, 一生二”的傳統道家思想, 還基於佛陀可超時空現身的佛家思想。 特別在佛道融合的淸代民間思想當中, 這種作法是?可能被自然接受的.

논문정보
  • - 주제 : 어문학분야 > 중어중문학
  • - 발행기관 : 한국중국어문학회
  • - 간행물 : 중국문학, 71권 0호
  • - 발행년도 : 2012
  • - 페이지 : pp.95-121 ( 총 27 페이지 )
  • - UCI(KEPA) : I410-ECN-0102-2018-700-000205765
저널정보
  • - 주제 : 어문학분야 > 중어중문학
  • - 성격 : 학술지
  • - 간기 : 계간
  • - 국내 등재 : KCI 등재
  • - 해외 등재 : -
  • - ISSN : 1226-2943
  • - 수록범위 : 1973–2022
  • - 수록 논문수 : 15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