글로버메뉴 바로가기 본문 바로가기 하단메뉴 바로가기

논문검색은 역시 페이퍼서치

중국문학검색

CHINESE LITERATURE


  • - 주제 : 어문학분야 > 중어중문학
  • - 성격 : 학술지
  • - 간기: 계간
  • - 국내 등재 : KCI 등재
  • - 해외 등재 : -
  • - ISSN : 1226-2943
  • - 간행물명 변경 사항 :
논문제목
수록 범위 : 33권 0호 (2000)

作家風格論小考

팽철호
한국중국어문학회|중국문학  33권 0호, 2000 pp. 1-13 ( 총 13 pages)
5,300
키워드보기
초록보기
作家風格論是構成整體文學風格論的重要環節。在作家風格論最引人注目的可能是對作家人品和作家風格之間的相關關係的討論。對這個問題, 衆說紛?。有人說作家風格來自作家人品, 有人更主張作家風格完全符合作家人品。 也有人反對這種看法, 說好的作家不一定是好人。 據了解, 肯定作家人品和作家風格之間的必然因果關係的看法占優勢。 可是這種看法需要加以一番糾正。 文學史替我們證明有成就的作家不一定有品德的道理, 所以我們不能在作家人品和作家風格之間劃等號。 作家風格雖然來自作家, 可不一定像作家人品。 作家在風格論只是代表一個範疇, 而不是一個固定的實體。 作家風格是對一個作家的全體作品進行風格批評之後得出來的綜合印象。 作家風格可像又可不像其作家的人品。 順帶而言, 對硏究風格論的中國學者們的治學態度也需要可以嚴格批判。 無論在理論價値方面還是時代的先後方面, 包括蘇軾的“文如其人”和劉熙載的“詩品出於人品”在內的中國傳統說法比布封的一句“風格卽人”高出一等。 可是不少中國學者常常推崇法國布封的說法爲至論而將自己祖先們優秀理論置之不顧。 這何嘗不是中國學者崇洋心態所致的可悲現象??
5,600
키워드보기
초록보기
散處于中國各地的園林都是在悠久的中國歷史長河中累積下來的文化心理的整體空間。 筆者試圖通過中國園林這一文化現象, 察看中國傳統的文化心理結構之地基, 而且要考察中國園林與中國文化, 特別是與中國文學的連接點。 筆者相信, 考察這一空間的意味體系, 這一點是了解中國文化的重要線索之一。 這篇文章先澄淸園林的槪念, 再按照與園林的造營有關的一些標準, 分類歷來的園林成果。 首先, 關於園林的槪念; 狹義的園林意味着在限制的空間里藝術地再現自然山水之美, 以此作爲審美對象的空間。 可是, 如把限制的空間據大爲自然山水, 而且更深廣地設置藝術再現的標準, 我們就不能不更廣泛地解析園林的槪念。那?, 廣義的園林就是對自然環境加以人工的改造和加工, 具有實用價値和審美價値的空間。 這兩個園林槪念的差別性, 在於前者着重對自然環境的改造和加工, 而後者着重對自然環境的藝術性再創造。 其次, 關於園林的種類; 明代計成在《園治》里按照地形·地理環境的條件, 分爲山林地·江湖地·城市地·村莊地·郊野地及?宅地等。 還有, 考慮中國各地的氣候條件·地理條件·風土物産以及建筑式樣都截然不同的這一點, 按照地域的特色, 分爲江南園林·嶺南園林·屬中園林及北方園林。 ?外, 按照園林的使用性格, 也就是園林的主要服務對象, 分爲皇家園林·私人園林·寺廟園林及邑郊風景園林。

가의(賈誼)의 부(賦)에 관한 연구(硏究)

김종섭
한국중국어문학회|중국문학  33권 0호, 2000 pp. 31-50 ( 총 20 pages)
6,000
키워드보기
초록보기
賈誼是漢文帝時期的政治家, 也是文學家。 漢文帝劉恒登極的初期, 他雄心勃勃, 所以他要振作有爲。 此時, 賈誼經過吳廷尉的推薦被選拔任博士了。 賈誼提出?多的政治策略, 其中的大部分爲文帝所採納施行。 一年之內, 賈誼晉昇到太中大夫的高官。 所以堅持守舊態度的周勃等大臣們感到危機, 開始排?賈誼。 政治鬪爭之中, 賈誼被打敗, 貶爲長沙王太傅。 住在長沙的時候, 賈誼的心情怏怏不樂, 所以他用賦這個南方的文學樣式來表達他的失志不遇的心情和處境。 這就是他賦作品的寫作背景。 賈誼龍現存的賦作品, 是包指殘篇的總共五篇。 其中, <惜誓>這篇作品, 漢代的王逸在他的≪楚辭補註≫中提緖大槪是僞作的主張以後, 到現在, ?多學者都疑心是後人的僞作。 但是, 宋代的洪興祖在他寫的≪楚辭補註≫中, 透過作品內容的分析, 主張的確是賈誼的作品。 又淸代的王夫之在他寫的≪楚辭通釋≫, 透過精緻有理的分析, 支持洪興祖的意見。 對此, ≪漢賦硏究≫的作者?克昌同意。 我也?爲贊同。 一般來說, 賦這個文體的總體結構大致分爲三個部分: 序, 本部, 亂。 在句式方面, <吊屈原賦>採用`詩體`的本部和`騷體`的亂, 採用集全的`詩體`, <惜誓>採用完全的`騷體`, <旱雲賦>採用`騷體`的本部和`詩體`的亂。 透過這四篇作晶的句式分析, 我們可以知道賈誼的文學才能達到的高度。 就來說, 採用答問式的形式, 而且雖然採用完全的`詩體`句式, 可是從中也可以看出散文體的諸多表現。 就<旱雲賦>來說, 對客觀事物描繪得?細?。 這些都是漢大賦的主要特徵。 所以我們可以說, 賈誼的賦作品是漢大賦的先聲。 透過≪史記≫和≪漢書≫的關於賈誼的記載分析, 我們可以了解司馬遷和班固對於賈誼賦作品的態度。 司馬遷僅對他的賦作品給與高度評價, 但是班固在他寫的論贊裡, 僅對他的散文給輿一定的評價, 而對他的賦作品不置一辭。 所以可以說他們的立場恰恰相反。

사영운(謝靈運)과 왕유(王維)의 산수시(山水詩) 비교연구(比較硏究)

이동향
한국중국어문학회|중국문학  33권 0호, 2000 pp. 51-89 ( 총 39 pages)
7,900
키워드보기
초록보기
謝靈運是山水詩派的開山祖, 王維是山水詩的完成者, 謝·王隱居山林, 寄情於山水, 創作了優秀的山水詩。 謝·王兩人的活動時期大約有300年的距離, 而且他們的時代環境、山水自然環境、自然觀、審美意識等各方面有所不同, 因而他們的山水詩在各方面有異同。 筆者對謝·王的隱居生活、自然認識與山行態度、情緖與心態、描寫技法等幾個方面比較硏究, 考察了謝·王在山水詩上的藝術成就與風格, 通過此番比較硏究, 究明了山水詩發展的軌迹。 自謝靈運到王維, 山水詩在情與景、形似與神似、物境與意境上有了顯著的發展。 謝靈運對山水形象,精心刻鏤, 成功地描繪了山水, 使玄言詩轉向山水詩發展。 王維在描繪自然美景的同時, 寄情於景, 流露出淸靜閑逸的情趣和虛靜寂滅的禪宗思想。 王維描繪山水風景的高度成就 使他成爲山水詩派的代表人物。 謝·王兩人在中國詩歌史上作出了重大貢獻。

杜詩章法硏究

이영주
한국중국어문학회|중국문학  33권 0호, 2000 pp. 91-124 ( 총 34 pages)
7,400
키워드보기
초록보기
杜詩盡發古今之體勢, 而無所不備, 尤其是章法, 卓然獨高, 古今無比, 當謂詩家之模楷。 自筆者所窺而說之, 其章法略有三指向。 其一, 要融合相反相背之二律。 其二, 要探究所以貫通諸體之章法。 其三, 要試作變格。 拙稿, 緣於地面限制, 不得不止於其一之一部分而已, 其餘期於下回續論。 此回所論, 大槪如下: 一, 杜詩融合相反之二律, 以造成其所擅長之嚴密結構, 當展開詩想時, 置重於轉變, 又貴脈絡應接, 因此文勢自有似斷不斷, 相應相避之妙, 恰如行雲流水, 或流暢, 或頓挫, 變化無窮, 而不露斧迹。 二, 杜詩, 無古律無長短, 每篇布置整密, 每段分界謹嚴, 行文自有起伏。 各段句數, 必副於寫意, 多寡勻稱, 詳略相應。 一篇之內, 必有開頭本論末尾之結構, 開頭破題以領下, 末尾承上以或就題結, 或開一步, 本論所言, 井井有條, 意興迭出, 以示章法之妙諦。

李商隱 七言律詩 章法特性 試論

김준연
한국중국어문학회|중국문학  33권 0호, 2000 pp. 125-143 ( 총 19 pages)
5,900
키워드보기
초록보기
李商隱是晩唐成就最高的詩人。 他衆體兼備, 而尤在七言律詩方面取得獨創的成果。 他七言律詩的特徵如下: 第一, 運用飛躍和象徵手法, 擴大詩歌的意境, 且豊富詩歌的內容。 例如<宿晉昌亭聞驚禽>、<無題四首 其二>(颯颯東風)等作品, 基本上依據“起承轉結”的章法, 但各聯完全依照詩人內心的自由聯想連繫, 不但構思嚴密, 而且情味無窮。 第二, 爲了表達鮮明的主題, 在中間兩聯往往用强烈的對比手法。 例如<馬嵬二首 其二>、<籌筆騷>、<深宮>等作品在中間兩聯意意呈現反復一樣的形態, 烘托出全詩的主題。 第三, 援用騈文寫作技法, 連用許多典故, 使其詩構思更加豊富, 詩旨更加分明。 例如<淚>、<牡丹>、<茂陵>等作品, 運用典故極爲精彩, 不露痕迹, 大大增加了其詩含蓄典雅的特色。 但是過於追求深婉朦朧, 用典過多, 也會造成詩意晦澁難解, 我們要照嚴密的標準評價。 歷代評者對於李商隱這樣的詩, 常不滿?不遵“起承轉結”章法。 這種看法不免有一定的片面性。 本文認爲評價詩作最重要的是看其運用的章法能否充分表現詩作的內容和主題。

구양수시(歐陽修詩)의 산문화경향(散文化傾向) 연구(硏究)

권호종
한국중국어문학회|중국문학  33권 0호, 2000 pp. 145-182 ( 총 38 pages)
7,800
키워드보기
초록보기
本論文是探討歐陽修詩的散文化的具體面貌。 在形式方面, 則詩題與詩序以及詩的本文都包括在內; 在內容方面, 則以有議論性的現實批判詩爲中心。 歐陽修的詩中有以長文的詩題來取代詩序, 也有詩題的一部分是由自己已成的作品中摘取爲詩題的。 比起詩題與詩序, 詩句的散文化現象更是具體而明顯。 他的詩處處有散文詞彙, 參差不齋的雜言詩句, 甚至有運用散文爲詩句的例子。 特別是七言古詩的散文化傾向最明顯。 歐陽修經常以詩批判了現實政治。 他對着國家政策用詩加以議論, 主張改善內在的弊端。 這種詩可以說是中國散文的立言情神投影到詩的一個例子。 此外還有不少中國散文的紀事情神之所反映出來的作品。 這些都是歐陽修詩散文化傾向的好例子。 歐陽修詩的這種散文化傾向, 是針對注重詞藻,典故與對偶的西崑派末流詩人之空虛的作詩態度而來的一椿對策, 也是他所追求的詩文改革運動的一個成果。
6,000
키워드보기
초록보기
曾鞏是唐宋八大作家之一, 但是至今對他的硏究不多。 這原因是甚??? 衆所周知, ?多的中國批評家指出, 他的文章風格及其寫作態度?嚴謹。 筆者認爲這一點便是歷代文學家難以對他進行硏究的原因。 基于這種情況, 通過曾鞏墓碑文的考察, 筆者想要闡明他對寫作的認識及其寫作方式。 首先, 他在<寄歐陽舍人書>一文中闡明了對墓碑文的具體認識, 卽墓碑文應該具有史傅文的特點, 而且應該包括州里, 歷官, 行事, 世次 等的內容。 其次, 筆者探討了這種認識在具體文章中的表現, 大體可分爲三個特點, 摘要如下: 第一是揭示創作的背景, 卽作者要闡明已爲何創作該文章的緣由。 這種特點?他`畜道德, 能文章`的認識?有聯係。 第二是追求墓碑文的正體。 看他的文章, 我們?容易發現那些具備墓碑文所包含的內容。 這意味着他努力維持墓碑文的正體。 第三是注重史傳文體的特徵, 卽他强調創作上堅持客觀敍述的態度。 因此, 筆者認爲曾鞏以鮮明的觀點和態度寫作墓碑文。 曾鞏爲甚?能有這樣的觀點和態度泥? 爲了解決這個問題, 我們應該深入探討其思惟方式及寫作的源泉, 首先要指出的是歐陽修的影響。歐陽修曾爲曾鞏寫過曾鞏祖父的墓碑文和談論曾鞏家系的文章。 之後曾鞏曾寫了一篇文章<寄歐陽舍人書>, 在這篇文章裏, 曾鞏發表了對墓碑文的看法。 由此, 我們能?計其影響。 歐陽修也有論墓碑文的文章, 卽<論尹師魯墓誌>。 那篇文章中有他對墓碑文的觀點。 令人?目的是他的觀點?曾鞏的觀點?有相通之處。 ?外, 更重要的是他有剛直不阿的品性, 幷且以禮儀爲墓碑文的思想之本質的看法, 以史傳文的寫法作爲墓碑文的敍述方式的態度。 他認爲墓碑文的兩大屬性在於禮儀和歷史。 總之, 通過上述探索, 我們能勾了解到曾鞏固守墓碑文的原有格式, 其目的在于恢復之。 然而正是這一點向我們揭示了, 曾鞏所處的宋代, 墓碑文的原有格式已失去了其本來之面目。 由此, 我們可以這樣說, 在文學史的長河上, 曾鞏正是處于正變墓碑文體相互交替的轉折點上的人物。

〈蕙風詞話〉`重拙大` 意味辨析

이석형
한국중국어문학회|중국문학  33권 0호, 2000 pp. 203-216 ( 총 14 pages)
5,400
키워드보기
초록보기
重拙大是況周?蕙風詞話的論詞核心。 爲了明白況周?的詞論, 應先理解重拙大的意味。 一般辭典裏?不到重拙大這個詞語的名目或解釋。 按《漢語大詞典》的解釋, 重的含意近於莊重穩重, 拙就是?拙或質朴自然的意味, 大是與小相對的槪念。 <蕙風詞諸>裏沒有對重拙大的直接說明, 可是按其評語可以探到重拙大意味的端緖。 <蕙風詞話>裏況周?提出重拙大就是作詞的三要。 重就是沈着, 可謂是深厚的作品內容充分地發現於作品之外表的。 拙是傳統美學槪念上之巧不如拙的拙, 要求表現方面的自然和內容方面的眞率。 大是作品的氣象或意境的廣大, 這就?寄託有密切關係。 況周?把重拙大析爲三個名辭, 而其意味領域難以分開。 從<蕙風詞話>的評語看, 況周?把重拙大看是一個統一槪念的詞語。 按筆者的分析, 重拙大的意味領域包含如何的幾個特徵。 一, 作品裏充滿著作家深厚的情感而內容豊富, 作品的可容性?大。 二, 筆法?自然, 作家的眞面貌具現得眞率, 因而充滿著生機。 三, 作品之外表洋溢著深遠的韻致,餘韻無窮。

명대(明代) 희곡(戱曲)의 본색당행론(本色當行論) 연구(硏究)

노상균
한국중국어문학회|중국문학  33권 0호, 2000 pp. 217-236 ( 총 20 pages)
6,000
키워드보기
초록보기
至於明代, 有關戱曲作家及戱曲作品之批評理論相繼而出, 其理論之精, 其數目之多, 其影響之廣, 可說前所未有。 其中, "本色論"與"當行論"乃是爲當時曲論家們所備受注目的核心理論, 各家對`本色`與`當行`持有獨樹一幟的見解, 其目的不外是通過與傳統詩文的差別化作業而爲戱曲此一新體裁提供理論上的依據。 本色當行論, 特別在明代蔚然成風, 其來有自。 在經濟結構上, 農村經濟的破壞與商品經濟的萌芽推動思想上的轉變; 卽高高在上的`天理`, 陽明心學將之降至人的心裡, 至王艮, 再降一層次, 便成爲百姓日用之道。 到此, 本爲宋明理學家所鄙視的`眞`和`情`此二美學範疇, 終於脫離於`天理人性`的羈絆外, 幷投射到文學理論上去, 便爲本色論與當行論提供其理論上的根據。 本色論, 其初是指曲文上的通俗易曉的語言而言, 主要針對專以雕字琢句爲能事的戱曲作品而發, 其用意在於將戱曲此一體裁由傳統詩文獨立起來, 進而建立戱曲獨有的創作風格。 依筆者所分析, 當時持本色論者大分爲兩派: 一是以元曲的通俗自然爲宗的李開先與何良俊, ?一是以南戱的俚俗生動爲本色的徐渭與沈璟。 至於明代中後期, 從鄭若庸的<玉?記>, 經海鼎祚的<玉合記>與沈璟的<紅?記>, 到證聖成生的, 文彩華麗而缺乏情感的案頭之作大量而出, 本色派再將`當行論`做爲有力的理論武器, 强烈?擊藻繪派。 沈璟與徐復祚的當行論, 其重點在於戱曲作品應講究宮調與音律, 以供舞臺演出之用; 凌?初的重點在於故事情節上無?捏巧造之弊。 至於臧懋循, 在語言方面, 主張`雅俗兼收,串合無痕`; 在故事結構方面, 主張`人習其方言, 事肖其本色`, 在音律方面, 主張南北曲各得所宜。 在臧懋循看來, 唯有滿足此三方面的要求, 才稱得上當行之作。
1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