글로버메뉴 바로가기 본문 바로가기 하단메뉴 바로가기

논문검색은 역시 페이퍼서치

중국문학검색

CHINESE LITERATURE


  • - 주제 : 어문학분야 > 중어중문학
  • - 성격 : 학술지
  • - 간기: 계간
  • - 국내 등재 : KCI 등재
  • - 해외 등재 : -
  • - ISSN : 1226-2943
  • - 간행물명 변경 사항 :
논문제목
수록 범위 : 35권 0호 (2001)

<원유(遠遊)>의 유혼문학적(遊魂文學的) 성격 고찰

김인호
한국중국어문학회|중국문학  35권 0호, 2001 pp. 1-14 ( 총 14 pages)
5,400
초록보기
楚辭<遠遊>是被唱在巫舞本舞天界幻遊上的游魂性格的巫歌體文學作品。天界幻遊性格的最代表的文學作品是楚辭<遠遊>,可是其他<離騷>ㆍ<大人賦>也是天界幻遊的遊魂歌性格的文學作品。這三個作品的天界幻遊目的各個相異,<離騷>的天界幻遊目的是爲求美人的,<遠遊>的天界幻遊的目的是超俗世敖遊天上的,<大人賦>的天界幻遊目的是沒有特別的。這三個作品意外 楚辭漢賦上有描寫天界幻遊的作品?多,例如<九章>ㆍ<九歌>上有描寫天界幻遊的部分?多。又庄忌<哀時命>,司馬相如<哀二世賦>ㆍ<長門賦>賈誼<惜誓>,東方朔<七諫>,王褒<九懷>,劉向<九嘆>,王逸<九思>等也是吟詠魂魄,其魂魄登在天上放逸幻游着。對於巫舞本舞的天界幻遊,因爲古代中國學者的認識不足,所以帶取老庄子思想ㆍ《淮南子》ㆍ神仙思想等,分析?解釋<遠遊>作品下來,可是這樣的思想著述本是巫思想(文化)的一種. 故只以巫文化(巫舞本舞的天界幻遊思想)分析?解釋<遠遊>,對楚辭<遠遊>作品,我想能正確的解釋.
6,300
초록보기
西漢王朝建立後,爲皇權的穩定被選的`文學之士`集團,繼續擴大其勢力范圍,幷迅速成爲又從事創作又獨占上層文化的階層. 但是,這個`文學之士`集團帶有兩種不同的趨向.一方面爲儒家經學的創新建立集中自己的力量,?一方面磨練自己的文才而創造泛稱辭賦的一種新文體(漢賦),這兩種趨向其實是由他們不同經歷-`學人`大族和`游士`-所造成的. 到東漢時期,興盛一時的經學竟啓發知識分子對實證理性覺醒,換言之,在東漢中期以後宦官專橫的政局之下,儒敎所持的政治、宗敎上的權威越來越減弱,幷以道家爲代表的`非正統`思想乘机擴散.由此,在政治思想上的這一轉變不但鼓動`文學之士`集團逐步分化,還推動有一批具有革新思想的知識人組成的集團得以出現.而對一種主動`述作`槪念的共識,使他們集結于无形的同道意識之下,這就是王充命名爲`文人`(或`文儒`)的新集團.他?把干祿射利的舊態置之不理,反而深入山林或民間隱逸.在這種安貧樂道的朴素生活中,他們把自己的一切心血傾注于精硏經史百家,進而主動寫出其理想的政治思想. 到建安時期,由于曹操政權所標?的`重才主義`,重視個人才性的社會風氣,在中國歷史上第一次得到開展.在充滿自由的這種風氣下,具有文才的一些`文人`甘心接受民間樂府的生動形式,進而把?改爲五言詩.也卽是《詩經》之後第一個帶有現代性的文藝作品. 總而言之,所謂`文人`,在春秋時期以前泛指`文德之人`.但戰國時期以後,語言指示對象有所變化,因此,?的內涵也變爲`文辯之士`.而到漢初,在衆多論客的文章中,?的內涵再一次變爲`擅長書面寫作的一般士人`,尤其到建安時期,創作現代性文學作品的特別集團也包括在其內了.
5,900
초록보기
唐代可稱爲中國散文極盛時期,而韓愈和柳宗元是當時文壇的關鍵人物.本稿探討唐代散文美學的內涵和意義,主要以具有一定理論體系的韓ㆍ柳的言論爲据,歸納出他們對於散文美學的核心觀念和見解,且對其特点和意義加以分析. 韓ㆍ柳對於文學要求功利和審美的結合. 表面上看,這意味着南北朝重視審美的純文學觀念變爲雜文學觀念. 但他們不僅重視帶有現實性的功利, 更進一步提唱完善的審美創造, 力求功利和審美的結合,使得散文的藝術境界能上乘到更高層次,這也是時代的需求導致的一大發展. 韓ㆍ柳甚深認識到審美創造過程中創作主體所起的決定性作用,他們要求道德和理性爲基礎的認識活動之外,更把情感主導的審美活動放在首要地位,不但認淸了審美創造上的主ㆍ客體關系,還提出了審美活動有關的不少見解,爲提高和擴大散文的藝術境界和領域作出了不容忽視的貢獻. 創造美感要繼承和發揚傳統美,更要創新. 韓ㆍ柳對於傳統美的收容, 堅持相當積極的態度, 且其對象非常廣范.同時他們把作品的新變和多樣化看作是創造美感的關鍵,關於文學語言和表現手法,以及作品的風格和反映領域等問題,提出了不少寶貴見解,同時以實際創作實現了散文領域上ㆍ水平上的極大突破. 在散文風格方面,韓ㆍ柳積極要求其多樣性,但他們難免有所偏愛.就其基調而言, 韓愈崇尙雄放風格,柳宗元偏愛幽郁風格,各對陽剛ㆍ陰柔之美的發展起了深遠作用.韓又偏愛怪奇風格,爲散文美學的發展重新開闢了新的道路. 本稿主要以韓ㆍ柳所談到的美學有關的直接言論爲据,難免有所陷於局部. 爲全面把握他們完整的美學體系,要同時進行微觀分析和宏觀槪括體現在廣范作品的美學. 此外,關於散文與詩歌ㆍ小說ㆍ戱劇美學的異同,以及其發展規律等的問題尙待配合硏究.

백거이(白居易) 시(詩)의 송시적(宋詩的) 특징 고찰

정진걸 , 송용준
한국중국어문학회|중국문학  35권 0호, 2001 pp. 59-76 ( 총 18 pages)
5,800
초록보기
本文針對白居易的詩中所體現的宋詩特点,是從詩與現實社會的連帶關系,散文化,以及說理性三個側面來探討的.通過這次硏究得知了以下三個方面的事實:首先,詩人出于責任感,在他的詩中反映了現實生活,體現了詩與現實社會的連帶關系.其次,通過虛詞和主語的使用,揚棄了那些模糊,暖味的表現形式,幷且通過敍述的方式,使詩文表達得更加充分.第三,白居易的閑适詩在過于重視哲理的這一面上,與宋代的說理詩有共同之處,因此,兩者的詩都過于强調哲理,而失去了其文學性.通過此次硏究,筆者發現,中唐白居易的詩與宋詩存在着密切的關聯性,可是這種關系是如何形成的,還无從知曉.所以,筆者想把硏究白居易的詩是通過?樣的渠道影響到宋代,其發展過程如何,作爲下一個課題來硏究.
초록보기
本文是關於宋代題畵詩類型與意境之探討.宋代題畵詩衆多而筆者見識不廣,因而本硏究不得不縮爲部分考察.於是筆者以分析美人題畵詩爲起步. 自古以來,美人爲最難決之題.何則,美人旣爲至美所鍾之處,又爲人欲所注之處.縱欲而行,則其害不止一身之敗,而甚至家國之傾覆.故古人稱美人曰尤物也.然而人不可无如此好色之心.聖人亦言,飮食男女,大欲存焉.雖然,此大欲實爲産生人類文明之來源.苟无欲心,因无多姿多彩之藝術,必矣.欲心屬於鄙賤之人境而胞胎藝術,藝術出於鄙賤之人境,而超乎人境,游於天上境界.出入无時,莫知其鄕者,人心也.使之有定,入於天上世界者,藝術之心也.宋人重理智,兼顧情感.因而能將人欲所鍾之美人進乎藝術之天上境界.平穩默想與无累於物,可以謂在進行藝術構想之中所采用的生活與思惟上之兩種具體方法.樂而不淫,可以謂在進行藝術創作之後所到達的藝術審美的實踐境界. 在中國,以詩規風,以畵勸戒,實爲源遠流長.宋人美人題畵,不出乎此.其中亦有異於文藝之?諫本色名爲?諫,實爲一時消遣之作.此外,又有詩?惜美人之不幸.詩人怜憫美人之浮薄運命者,可謂悲?自身所困之處境. 嗟乎,畵中美人,可觀而不可觸,可近而不可晤言.似有而非有,若有若无,虛无?渺,實爲无有.若其本无,不可以言傳,明矣.縱然如此,向往美人,追求美人之形象,寧有終極乎.古人對美人畵而題詩,今人對其詩而說夢,豈可同日而論,想來,其揆一與.
6,300
초록보기
蘇軾是位宋代著名的文學家,他的文學思想散在詩·詞·文等等. 爲了探究蘇軾的文學思想,本稿選擇了他的散文而進行了硏究. 他的散文中有個文類叫題跋.題跋在蘇軾散文作品的數量上站有15%左右,位置在書?類,公?類後邊,不但作品數量比較多,而且不是衆人所知的. 所以本稿以題跋爲對象,考察了題跋類反映的蘇軾文學思想. 本稿首先了解歷代文學理論中關于題跋的定意,然後考慮蘇軾題跋文的題目·內容·形式·功能上的特点,以確定蘇軾題跋文的意義. 題跋是寫于圖書文籍後面的文字,不過與前後序文不同,更側重于某一点,或考訂眞僞,或鑒別美惡,或記敍事實,或僅憑直感.?在宋代成爲文類之一,蘇軾用題跋類創作了許多作品,對于題跋類的確立起了主導的作用. 因爲蘇軾自己是一位有名的書畵家,而且是愛好藝術的文人士大夫,題跋類作爲體現他的生活范疇和創作欲求的文類了. 他的題跋題材?廣范,內容?豊富,形式?簡短,發揮了組織文人文化的功能. 蘇軾用他自己强烈的創作欲求,給題跋開拓了新道路,使?從考證書畵的簡短文字移到文藝性充滿的文學作品. 這是由題跋的實用性和蘇軾的個性發揮的結果.

제이차(第二次) 폄적시기(貶謫時期)의 동파사(東坡詞)

유종목
한국중국어문학회|중국문학  35권 0호, 2001 pp. 127-145 ( 총 19 pages)
5,900
초록보기
從北宋神宗元豊三年到八年的五年多期間,蘇東坡在黃州等地過了第一次貶謫生活;從北宋哲宗紹聖元年到元符三年的七年期間,他在惠州ㆍ?州等地過了第二次貶謫生活. 我們一般想:他在第二次貶謫時期,比第一次貶謫時期年輪也更多了,處世態度也更圓熟了,因而他的詞風可能也更淸曠了. 可是筆者親自考察的結果不太這樣. 筆者却可以說:第二次貶謫時期的東坡詞不比第一次貶謫時期的詞淸麗曠達,而帶着更多的哀愁與悲凉. 換言之,第一次貶謫時期的東坡詞多半是淸曠風格,而第二次貶謫時期的東坡詞一半是淸曠風格一半是婉約風格. 原因何在? 筆者的看法如下:不?`仙而人者`的李白一樣,蘇東坡是一位`人而仙者`的人. 有的時候他雖然好像是一位仙人似的,但他究竟是一位`多情多感仍多病`的富有人情味的凡人. 表現在第一次貶謫時期詞的那些超脫現實的淸曠風格是他積極努力的産物. 在第一次貶謫時期他還抱着東山再起的希望和信心,所以還能擁有一定要克服危机的心態,而克服那種危机的唯一方法就是超脫現實而讓自己的心靈游於物外. 在第一次貶謫時期,積極努力的結果,他的心態在相當程度上獲得寧靜沈着,他的詞風因此也能堅持淸麗曠達. 可是在第二次貶謫時期,他不復有東山再起的希望和信心,因此再也不能擁有要克服困難的心態. 要是說第一次貶謫時期的詞風是積極努力的産物,第二次貶謫時期的詞風是沒有屈折的自然狀態,這才算是蘇東坡的眞面目.
6,000
초록보기
本論文探討宋金元時期有關表演文學史的幾個問題。 第一,一二三四年金滅北宋以后,中國兩分爲南宋和金,而后蒙古滅金、元滅南宋的局面相繼而出現,中國處于一個比較復雜的時期。而這時期的人口變化也値得關心,各王朝社會穩定期間人口變化緩慢,與此相反,一個王朝的袞滅期人口急減。編寫這時期表演文學史的時候我們應該參考時間、空間、人口等基本性條件來思考文學進展的問題。 第二,雜劇、院本、?末等術語問題。雜劇本來是指所有的表演藝術,?主要包括一歌舞爲主的樂曲類表演和以滑稽爲主的科白類表演。院本也是同樣的槪念,雜劇和院本的分別是:前者主要在宋統治區流行,后者主要在金統治區流行。金末元初,北方出現一樂曲爲骨干的一個新式演戱,這就是后來的元雜劇,但?形成的早期却被叫做?末。?末本來是由院本中最后一段叫院?擴大而獨立出來産生的。早期被稱爲?末的新演戱,過一段時間就借用以前的術語--雜劇。元雜劇繼承宋雜劇名義的內在理由是:?們都表象一個共同的觀念,就是雜劇是各種表演的集合場。 第三,元雜劇的本質問題。不少學者一直認爲元雜劇是具有一個完整的戱劇體系的傳統戱曲,而在我看來,這樣的認識却缺乏差元雜劇固有的、獨特的戱劇本質。元雜劇一個劇本里面有一些來源?多的曲牌,來自古樂、民間俗樂和外來音樂的曲牌集合在一個套曲里構成四折戱曲。而且?多種講唱技藝在元雜劇里揷演、元雜劇自己的敍事特色也說明元雜劇是一個各種演戱混在一起的一種綜合文藝,?同時是戱劇和講唱的統一體。 我們應該用上述的觀点來再認識這時期表演文學史,而且把新的認識一起放到詩文和小說等隣近文學的旁邊,均衡地了解這時期的中國文學史。

이지(李贄) `동심설(童心說)`의 사상적(思想的) 함의(涵義)

최병학
한국중국어문학회|중국문학  35권 0호, 2001 pp. 167-177 ( 총 11 pages)
5,100
초록보기
Though we can say that the “Child`s mind(童心)” means the first and the most fundermental mind of man in Li zhi`s context, but actually in “Dong xin shuo(童心說)”we can not find any clue that support this interpretation. Some researchers have been trying to find that in the traditional discussions of ancient Chinese scholars --- such as Xunzi(荀子)、 Mengzi(孟子)、 Cheng-Zhu(程-朱) --- about the human nature. But regarding the concrete contents and the theoritical system of Li zhi`s philosophy, I think their efforts hardly could be resulted in successful. So, in this research, I`ll submit another solution about this problem, that is the theory of Chan(禪) meditators. But the “buddha” in Li zhi`s concept is the guide who volunteer to go into people, with them conferring all kind of problems that caused from mundane or general life, and eventually help them live happier life. Especially when he suggested to “study byddha”, he laid great emphasis on one point that man should free himself from the shallow way of “experience and reason” accounted by the Neo-confucian scholars. On the contrary, he asserted that it is important to live natural life, in which all problems of life are put into Nature itself. Consequently, it is good enough to say that the important foundation of the theory of “Child`s mind" is from that of Chan(禪) meditators. But out of question, it is clear enough that Li zhi adopted the original theory of buddhists with some changes.

청대(淸代) `승평서(昇平暑)` 당안(?案)에 나타난 궁정희(宮庭戱) 연출상황

신지영
한국중국어문학회|중국문학  35권 0호, 2001 pp. 179-196 ( 총 18 pages)
5,800
초록보기
淸代是戱曲文化絶頂時期,尤其宮廷戱特別發展。皇室不但愛好戱曲,而且振作戱曲文化。這時期在月令演出的月令承應戱,在皇室慶事演出的慶典承應戱開始出現了。爲了滿足宮內帝后娛樂的需要,皇室命臣僚編寫劇本,幷交演出机構准備承應。 淸朝以前也有宮廷戱演出,但在其規模面都比不上淸代。在淸代設置專門演出宮廷戱机構升平署,其演員都是宮廷太監。太監伶人是一級爲特殊的伶人群體,根据現今所掌握的史料,太監在內庭承應戱差始于明代。升平署與淸宮其他机構一樣,有着詳盡的?案,記錄了淸代帝后們有關戱曲演出的?旨,內庭排戱,演戱,安排角色以及演戱后賞賜物品,銀錢數目等等內容。現存所能見到的升平署?案大致可分爲十?種,代表的目錄是旨意?,恩賞曰記?,差事?,恩賞?,知會?,花名?,記載?。中國第一歷史?案館藏內務府升平署?案登記在冊的共計8605件。這都是硏究淸代宮廷戱演出情況,藝人的組織,演出劇目,演戱場所,服裝道具,各朝演戱的狀況的重要資料。 本論文是根据升平署?案考察了淸代宮廷戱演出情況。將來要硏究根据?案和淸代史料從順治到宣統的宮廷戱面貌,分析包括宮廷大戱提綱的實際演出劇本,探索宮廷?。
1 2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