글로버메뉴 바로가기 본문 바로가기 하단메뉴 바로가기

논문검색은 역시 페이퍼서치

중국문학검색

CHINESE LITERATURE


  • - 주제 : 어문학분야 > 중어중문학
  • - 성격 : 학술지
  • - 간기: 계간
  • - 국내 등재 : KCI 등재
  • - 해외 등재 : -
  • - ISSN : 1226-2943
  • - 간행물명 변경 사항 :
논문제목
수록 범위 : 36권 0호 (2001)
5,500
초록보기
就旣有中國文學史而論,勿論西歐學者,連大部分東洋學者也按照西歐近代思維方式來寫中國文學史.結果,撰述中國文學史時,常常面對如何幾個問題: 第一,??處理賦ㆍ?文ㆍ講唱這些“韻散復合體”的文體.西歐近代的文學分類方法傳入以來,文學被分成四類:詩ㆍ小說ㆍ散文ㆍ戱曲.這樣分類顯然适宜于寫西歐文學史.但在中國,這?文學分類的觀念比較淡薄了.那?,?樣分類中國文學史上的各種文體,這是一個相當困難的文體. 第二,??理解中國文學史上大部分文體之超時代性的存續.在中國,歷代王朝都有其代表性的文體.比如說,漢賦ㆍ唐詩ㆍ宋詞ㆍ元曲等等.一般來說,文體是一種時代的産物,而文體和時代之間有非常緊密的關系.可是,文人到淸末仍然寫作漢賦.??說明這些懸象,這也是一個難題. 第三,??說明功用論的文藝觀念與追求美文的傾向之幷存現象. 爲了解決這幾個問題,本文要從“文學思惟”方面來檢討中國文學史. “文學思惟”是一種表現在文學方面的世界觀.衆所周知,古代中國人世界觀之主要屬性就是“有机的(organic)ㆍ自己生成的(self-generated)ㆍ循環的(circular)”宇宙觀.按照這樣世界觀,古代中國人把世界(宇宙万物)認爲“无始点-无終点”的過程.換句話說,他們把世界認做一種“過程的實體”.根据這一理解,他們以世界看做一種“永遠性(everlasting)ㆍ先在性(transcendental)”的實體.這些認識帶來了“包括性(comprehensive)ㆍ全一性(wholistic)”的理解世界的思維方式.這顯然比西歐近代以來理性的ㆍ分析的ㆍ個別的理解方式更有效率的. 古代中國人的這些世界觀被反映在中國文學.比如說,他們以爲韻文和散文之間原來沒有絶對性的界限.因爲?們都屬于“有机的一體所以,賦ㆍ?文ㆍ講唱不再是韻文和散文復合的文體,就是`賦`ㆍ`?文`ㆍ`講唱`了.還有,所有文體都是有机的“一體”之構成因子.因而,雖然時代變遷了,文體幷不能消滅.這就是辭賦體ㆍ志傳體等的文字存屬到淸末的一個原因.功用論的文藝觀念和修辭主義的文藝創作之幷存現象也是這樣世界觀的影響.如果美文可以幇助“全一性ㆍ包括性”的理解世界万物,那?美文不再是實現功用的障碍物,却是實現功用的有效工具。

전통 시기 중국 지식인과 시문학(詩文學)의 존재 방식에 관한 검토

김상호
한국중국어문학회|중국문학  36권 0호, 2001 pp. 17-35 ( 총 19 pages)
5,900
초록보기
對中國的知識分子而言,詩歌是一種爲統治階級服務的有力工具。本文重点探討中國古典詩歌與知識分子相互關系,以古代中世、近世等時代爲主線來硏討這個問題。 自春秋戰國時起,上流階層中出現了一個特殊的中間集團,這就是`士`。他們經過漢代之后,逐漸演變爲朝廷臣僚,其中有一部分人士開始成爲文化主動力。實際上,兩漢時代的士區別于春秋戰國的士的最大特徵,是他們具有推動古代文化的自豪心態。在這樣的歷史條件下,涌現出了一批强調文學功能、重視個人著作价値的文人,如司馬相如、司馬遷。到後漢末期,知識分子經過群體覺醒之后,進入了個體覺醒的階段。那?,我們如何了解知識分子自後漢末期選擇抒情小詩的情況?? 筆者認爲有兩種背景:其一、漢代的文言走向壓縮;其二、從樂府民歌提取向內收斂的創作傾向。 値得注意的是,漢末的抒情小詩就是由於各種不同的文化因素被動選擇的工具。 魏晋之際,隨着文學集團的發展,文學作爲獨立的學科而與經史等劃分了開來。此時,內向創作風氣形成了文壇上的主要母題,這是由于當時社會的急劇動蕩、東漢以來的人物品藻之風。此後,在六朝時代,抒情小詩不斷地錘煉句式、遣詞、用字,唐代科擧更加促使了文人們深入地考察詩歌的社會地位。可以說,在唐代,歷經反復,詩歌已經成爲當時社會知識群體的文化風尙與知識結構的內涵.宋代以後,雖然進士科變重詩爲重散文,詩歌對一般知識集團仍然是一種重要的文化素養。但是筆者認爲,近世以後的詩歌却不能占有像唐代那樣崇高的社會地位。 總而言之,詩作爲中國傳統時期的重要文化符號,十分符合知識分子的經濟利益和身分需求。

유(遊)의 정신과 동아시아 미학

김종미
한국중국어문학회|중국문학  36권 0호, 2001 pp. 37-52 ( 총 16 pages)
5,600
초록보기
〈游的精神和東方美學〉 自一九九零年代以後`東亞文化論`的學術討論相當活躍.這不同于歐州文明主導世界的近代,將二十一世紀迎來多種文明各抒己見,齊肩共存的時代,特別是全球文明中東亞的作用將比任何世紀都重要. 一提`東亞`浮想起儒敎文化ㆍ漢字文化共存的韓ㆍ中ㆍ日三國.在這三國中存在的東亞文化的具體形態,以及與西方文化的差別,這些已超越了東亞的地域性,而在世界文化中有必要探討東亞文化所做出的貢獻. 本硏究從上所述的宏觀的問題意識出發,以`游`的精神着手探討東亞文化論支脈之一的東亞美學的可能性.本硏究是「游和藝術思惟」(『中國文學』No.30, 1998)的後續硏究,通過游的精神探討東亞美學的確立可能性,然後再探討游的美學范疇.首先本硏究通過人與自然交游差異比較東西方,然後比較儒敎和道敎. 本硏究的結構如下. 1. 游的美學可能性 1.1已做的硏究槪況 1.2“游戱”和“風流” 1.3游戱和節日或者日常性和革命性 2. 游的美學范疇 :自然 2.1儒敎的游和自然 2.2山水游記文中出現的游的精神 2.3道敎的游和自然 3. 游戱的人和冒險的人

성(盛) · 중당(中唐) 시기의 문인사(文人詞)

유종목
한국중국어문학회|중국문학  36권 0호, 2001 pp. 53-77 ( 총 25 pages)
6,500
초록보기
盛ㆍ中唐時期的文人詞題材比較廣范,其中最多的是鄕土風情詞大約占三分之一,其次是詠物寫景詞大約占六分之一,又其次是艶情詞只占八分之一.此外還有回顧與追憶ㆍ宮中生活與宮女之恨ㆍ人生无常與身世感慨ㆍ客愁ㆍ惜別ㆍ惜春ㆍ閑情ㆍ酒興等其他題材,尤其引人注目的是一兩首反映社會問題的詞和吐露優國衷情的詞.盛ㆍ中唐時期的文人詞風格比較淸新,淸麗?達風格和婉麗風格各占一半而淸麗?達風格稍微多一点,可算豪放詞的只有兩三首. 盛ㆍ中唐文人們使用的詞調幷不多,大部分用了小令,中調詞只有一首.他們用了不少典故,不過多半是故事性的典故,所以幷不妨碍表達感情.他們又用了比較多的口頭語,運用了反復與疊字等表現技巧. 一言以蔽之,盛ㆍ中唐時期的文人詞相當接近於當時的民間詞,而?晩唐ㆍ五代文人們的花間詞却不太一樣.盛ㆍ中唐時期的文人詞才算保有民間詞的眞面目,花間詞則由於當時政治社會上的混亂而畸形發育的變態.

두보(杜甫) 평가의 시대적 변화 -송대(宋代)의 두보 재평가-

변성규
한국중국어문학회|중국문학  36권 0호, 2001 pp. 79-94 ( 총 16 pages)
5,600
초록보기
李詩比杜詩更能代表盛唐詩歌的精髓和神韻,更能體現高昻浪漫的盛唐氣象,所以杜詩在唐代沒有得到更多人的肯定.杜詩是到了宋代才得到了廣泛的,高度的贊揚,杜甫在中國詩歌史上的地位亦從此而變得不可動搖.總之,是宋人發現了杜詩.兩宋一部詩史,可以看作是一部杜詩影響史.宋代是一個內優外患交織的時代,尤其是南宋.恰好杜甫也是生活在一個內優外患交織的時代.杜甫坎?不遇,顚沛流離的一生更是喚起了宋人无限的同情.杜詩那種无處不在的優患意識,引起了宋人强烈的共鳴.與唐詩相比,宋人做詩更多地借助于學識,學力,文字的技巧,結構章法的推敲等等. 當宋人的目光轉向唐人時,他們驚喜地發現,杜詩正是他們的先驅.杜甫自覺不自覺地使詩歌從主要依賴靑春的想象發展爲更多地依?語言,結構,技巧,學識等方面.這正是詩歌從唐詩向宋詩轉變的內涵.杜甫的創造性與他對傳統的兼收幷包的態度有?大的關系.杜甫在詩歌由唐詩向宋詩的歷史轉折中,起到了一種承前啓後的作用.

범중엄(范仲淹)의 시론(詩論)과 시(詩)

송용준
한국중국어문학회|중국문학  36권 0호, 2001 pp. 95-116 ( 총 22 pages)
6,200
초록보기
這篇文章是關于北宋名臣范仲淹的詩論和詩寫的.關于范仲淹的詩論,本文用他所作的〈奏上時務書〉ㆍ〈賦林衡鑒序〉ㆍ〈唐異詩序〉和〈尹師魯河南集序〉幾篇文章作爲主要線索.由這幾段文章,我們可知范仲淹對于詩歌的見解,是詩以意爲先,以氣爲主.詩人之情雖有不同,但以眞淳爲正,詩歌的功能在于仁義敎化。 范仲淹三百餘首詩中,就內容而言,有關心民生疾苦者,有倡言忠君愛民者,有砥礪高風亮節者,有歌詠名山大川和名勝古迹者,有記錄民間風俗者等等.這些詩基本上都充實地反映着他的詩論.。 范仲淹提出的“國之文章,應于風化,風化厚薄,見乎文章”的看法一直受到歐陽修ㆍ梅堯臣ㆍ蘇舜欽ㆍ尹洙等的支持.這是北宋詩文革新成功的重要原因.所以,我們不能忽視范仲淹在北宋詩文革新過程中擔當的啓導作用ㆍ 但是,范仲淹過于强調文章關乎風化的作用,必然拘守儒家以正風ㆍ雅頌ㆍ經典爲王化之本的傳統觀念.這導出了范仲淹與太學先生們思想上的淵源關系,以及慶歷之學對道學發展的作用。 歐陽修在梅堯臣ㆍ蘇舜欽ㆍ尹洙等的協助下,致力于糾正從太學流傳到社會上的怪癖文風,多次批評太學體的通病,終于導致了詩文革新運動的成功。

소식(蘇軾)의 문학리론(文學理論)과 선종(禪宗)

박영환
한국중국어문학회|중국문학  36권 0호, 2001 pp. 117-138 ( 총 22 pages)
6,200
초록보기
蘇軾一生經歷坎?,他胸懷大志,才華橫溢,可是在當時政治環境之下,他大政治抱負不斷化爲泡影,才華得不到發展,反而多次遭貶。這種不幸的遭遇使他與禪宗結下了不解之緣。他爲了排遣心中的猶豫,蘇軾經常到佛寺禪院,焚香座禪,與禪僧交往,討論禪机,以尋求安慰和寄托。因此,在他的詩作中有不少以禪入詩和以禪喩詩的作品。在創作論上,他把物我兩忘的禪宗解脫境界和思維意識運用到詩歌創作上,而提出`胸有成竹`的創作理論。所以他說:“詩法不相妨,此語當更請。”又說:“我心空无物,斯文何足關。君看古井水,万象自往還。”他的這些以禪喩詩的詩論 影響到后世。如李之儀的“說禪作詩本无差別,但打得過者絶少。”嚴羽的“大抵禪道唯在妙悟,詩道亦在妙悟”,“詩如論禪”等都无不受到蘇軾的影響。 禪師們要求保持心靈的空明與自由,由此産生了水月相忘的審美關照。所以禪宗追求幽靜的關照方式,无心无念的生活態度,淸靜和澹泊的心境。蘇軾又援用禪宗所追求的審美情趣,而非常重視平淡的藝術風格。因此,他在强調淸靜澹泊的基礎之下,說:“心?偶自見,念起忽已逝”又說:“靜故了群動,空故納万境。”而達到“寄至味于澹泊。”所謂澹泊,就是“?爛之極”,“質而實?, ?而實?”,“枯而中膏,似澹而實美”等,這都是“凡聖无異居,淸濁共此世”的境界。他所追求的平淡藝術風格的主張也影響到黃庭堅,陳師道,楊万理,呂本中等的詩學理論。
8,000
초록보기
劉熙載說過東坡詩精微超曠,眞足以開拓心胸101).本人由此話對蘇軾的超越主義的精神保養法感興趣,進行本硏究.結果發現蘇軾詩中含有的審美感`曠`總共有三種.所謂三種就是`曠蕩`,`淸曠`和`超曠`.`曠蕩`表現在發抒庄子那樣的逍遙游的情緖的黃州以前之山水游覽詩里頭,`淸曠`表現在書寫禪定式的淸靜之心境的禪詩里頭,`超曠`風格表現在反映黃州謫居以後借助於庄子的齊物思想和南宗禪的无住思想超克過程的詩作里頭. 劉熙載提起蘇詩`超曠`時,只有强調?和庄子精神的親緣性.可是,經過本硏究,結果本人得知在蘇軾`曠`類審美感當中純粹是由庄子起源的美感只是`曠蕩`,`超曠`則雖然庄子的齊物式思惟方式以媒介的資格介入在里面,可是禪宗式无住淸靜的思惟方式所占有的比重更大.說破齊物論的蘇詩只有淸勁美,幷沒有超曠美.可是抒寫禪宗式情緖和論理的詩篇里頭却有超曠美.書寫把實際人生當中所受到的苦痛由齊物无住式思惟方式醇化·淡化·漂白化·老化的心理過程的黃州以後詩篇里頭含有着却不同程度的多彩之超曠美.

원호문(元好問)의 비지류(碑誌類) 산문(散文)에 관한 연구(硏究)

김종섭
한국중국어문학회|중국문학  36권 0호, 2001 pp. 179-200 ( 총 22 pages)
6,200
초록보기
元好問是在金代末期至元代初期名聞天下的文人.元好問自居金國遺臣,入元以後,不再出仕.元好問寫?多的文字.現在可以看到的他的散文作品是二百五十多篇,而其中,碑志類的作品占有重要的地位.從篇數看,占有九十七篇多,而從篇幅看,占有約十之七八.對於他的散文作品,後來文人們的評价不太高.可是這種評价主要集中在作品的藝術性.碑志類的散文固然沒有藝術性可談, 因爲碑志類的散文是實用的文字.筆者鑽硏元好問的碑志類散文的主要方向是這個實用性.透過鑽硏,筆者下了如下的幾個結論 第一,元好問,作爲金國的遺臣,透過碑志類這樣的散文,要記載而傳下金國的歷史.這就是他寫?多碑志類散文的動机. 第二,透過元好問的碑志類散文的分析,筆者可以了解他對金國文化的自負心.基於這樣的自負心,女眞族的金國遺民卽後來的滿珠族(卽滿洲族)可以建立起淸王朝.這就是歷史證明的. 第三,碑志類散文的風格要庄重,可在元好問寫的碑志類散文的里面,有?多生動而坦率的表現. 這樣的表現,我們在司馬遷寫的《史記》里面可以常見,其目的是正確畵出人物的形象.以庄重的風格爲主的碑志類散文不必這樣.但元好問居然寫這樣.他的用意到底何在?他是把碑志類散文當作歷史的一部分寫的. 第四,元好問往往把性理學的理論寫在碑志類散文的序文里,這也是爲了正確畵出人物的形象的.特別是`死生論`這樣的理論,?元好問自己的處境有密切關系. 第五,元好問的碑志?詩,有四言體,七言體,雜言體,騷體.特別是七言?詩都是句句押韻的柏梁體.
6,200
초록보기
祁彪佳《二品》,是受呂天成《曲品》的啓發,幷就呂天成《曲品》加以擴展而成,現存殘稿收戱曲達四百六十七種,是呂天成《曲品》的兩倍多.所收傳奇雜劇分爲妙ㆍ 雅ㆍ 逸ㆍ 艶ㆍ 能ㆍ 九六品,此外又有雜調一類,專收?陽諸腔劇本.他企圖《二品》的寫作,使作品優劣得到公允的評价. 在《二品》的體例和品評方法上,他采取了?公允的態度.譬如說,祁彪佳認爲,`文人善變,要不能說一格而待之.`因此在祁彪佳《二品》中,作家的不同作品均按其不同的藝術質量分別歸入相應一品,絶不强求一律.而且祁彪佳提出,他的品評標准是三個項目,卽聲律ㆍ文辭和故事. 在情節論上,他非常注意戱曲的風敎作用.他的基本要求是`有關風敎`.然而祁彪佳尖銳地批判了戱曲創作中的道學氣和庸俗氣.他旗幟鮮明地提出戱劇要`傳時事` `刺時事`,卽反映現實矛盾和斗爭,?刺和?擊現實生活中的種種丑惡現象.可是他旣是敎化論者,也是主情論者.他的《二品》的可貴之處是在兩個矛盾ㆍ 對立的現像中企圖使用辨證的方法.
1 2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