글로버메뉴 바로가기 본문 바로가기 하단메뉴 바로가기

논문검색은 역시 페이퍼서치

중국문학검색

CHINESE LITERATURE


  • - 주제 : 어문학분야 > 중어중문학
  • - 성격 : 학술지
  • - 간기: 계간
  • - 국내 등재 : KCI 등재
  • - 해외 등재 : -
  • - ISSN : 1226-2943
  • - 간행물명 변경 사항 :
논문제목
수록 범위 : 70권 0호 (2012)
7,200
초록보기
爲了闡明漢儒對<關雎>篇“后妃之德”和“康王晏起”的兩種不同解釋的來源, 本文從孔子詩學理論的分析入手, 接着探討古代音樂理論的核心內容, 幷梳理儒家典籍整體觀念的形成過程, 最終說明儒家大學思想就綜合反映了孔子以來這些觀念的基本思路. 儒家思想紮根于現實的人際關系, 孔子淸楚地意識到人性中的情感部分的适當處理是維持社會的先決條件, 所以如此重視以寄托感情爲主的詩歌文學形式, 幷提出許多重要的詩學評論. 加上先秦時期音樂理論的建立和整體儒家思想的體系化, 使詩歌的功能深化到人情, 音樂, 文學融會在一起, 而<關雎>篇的詩意也從孔子將其聯系到中庸之德, 到後來儒生演?出的各種解釋, 再到漢代形成政治目的??厚的后妃之德與康王晏起之說, 幷隨着《詩》的經典地位也逐漸鞏固. 如此, 可以看出所謂經典的詩意理解與詩歌的本意有一定的距離. 經典是産生一個精神文明的核心基點. 雖然其所根据的經典內容賴于這種虛構的內容, 但其虛構的內容根基于傳統觀念一層一層的積累, 又得力于政治權力的長期庇護, 一旦形成不可磨滅的力量之後就變成信條, 而逐漸成爲大家接受的觀念了. 這時, 其內容的虛實不再重要, 重要的是旣已形成的文化力量對其解說的延續功能了.

杜甫同谷成都紀行詩硏究

김성곤
한국중국어문학회|중국문학  70권 0호, 2012 pp. 33-56 ( 총 24 pages)
6,400
초록보기
本論文的分析對象是杜甫自同谷入成都的十二首紀行詩. <發同谷縣>可謂是同谷成都紀行詩十二首之序. 但是這序詩裏, 有關這次旅程的目的地的表現一句也沒有. <成都府>可謂是同谷紀行詩十二首之結. 但是這首詩裏也看不到到達目的地的喜悅感激之情. 有此觀之, 成都不是杜甫要走的最後目的地, 而是爲生活的困迫所走的地方而已. 這`無 奈`之心便是貫通同谷成都全體紀行詩的基本情緖. 這無奈之心在作品中, 有時侯成爲留連同谷之執着, 如“對此欲何適, 默傷垂老魂(<木皮嶺>)”, 有時侯露爲向妻子的怨望, 如“嘆息謂妻子, 我何隨汝曹(<飛仙閣>)”, 有時侯發爲自責之歎, 如“吾衰未自由, 謝爾性所適(<石櫃閣>”. 紀行詩描寫旅程中的辛酸與恐懼是正常. 但是同谷成都紀行詩來說, 其程度太嚴重. 唯以辛酸與恐懼之話充滿通篇的作品占得大多數. 這也是出於對成都行旅程的不平與無奈. 最後, 値得注目的內容是杜甫的思鄕之心. 在艱難的旅程中, 杜甫時時表現歸鄕之願望. 他的歸鄕的執着就在故鄕經亂兄弟離散的痛苦現實. 這歸鄕之願望?可能成爲成都時期以後作品的主流情緖.

장선(張先) 만사(慢詞)의 구조(構造) 시탐(試探)

박홍준
한국중국어문학회|중국문학  70권 0호, 2012 pp. 57-72 ( 총 16 pages)
5,600
초록보기
本稿的目的, 是在于探討張先慢詞的結構, 而達到對張先詞和北宋詞壇的正確的理解. 張先是北宋時期慢詞的代表作家之一, 他在新的社會環境裏以慢詞的形式來創作出新的作品世界. 在他的179首的作品中, 有32首作品是慢詞. 這樣的數量當然比不過柳永, 但作品創作的基本背景, 作品的題材和作品的結構是與柳永相當一致的. 張先的慢詞在宋代獨特的社會文化背景下, 表現出當時都市市民的娛樂希求. 他的作品本於宋初體的基本結構, 而創造出新的結構方式. 這可以說是特殊構造, 這裏有複合構造, 循環構造, 和揷入故事的開放型構造. 這樣的結構方式, 是一方面滿足當時聽者的鑑賞趣味, 而?一方面給後代詞人提供新型的宋詞結構方式. 張先詞的基本特徵, 和柳永慢詞一樣, 在宋詞的歷史過程中, 占有?重要的地位. 但後代詞學家, 從文人的角度來, 評價張先的慢詞. 尤其是最近對張先詞的硏究, 注目他的雅化, 而主張張先以小令的作法寫出慢詞. 但這樣的主張, 基本是以宋代文人詞爲中心的偏向思考, 忽視宋詞創作的社會背景和實際創作情況. 我們一定要想起北宋時期, 以張先和柳永爲中心的慢詞, 是由歌妓來傳播普遍情感的新的文學樣式, 就對張先詞的評價, 也可以更爲公允的角度來評價.
초록보기
本硏究首先指出蘇軾書寫<寒食雨>書藝作品的時期, 然後以其爲基礎詳細地分析黃庭堅對蘇軾<寒食雨>詩的跋文. 幷且推論黃庭堅比較<寒食雨>詩與李白詩的理由, 査明跋文中論及的`李書臺`, 考察蘇軾與顔眞卿(顔魯公), 楊凝式(楊少師), 李書臺的書法之關系. 進而分析“無佛處稱尊”的意義, 指出黃庭堅對蘇軾的整體評價. 本稿是這一系列之硏究的第一篇, 因此, 在本稿中只推斷<寒食雨>的作詩時期與作書時期, 而分析「似李太白, 猶恐太白有未到處」句之含意, 來考察李白與蘇軾的比較論形成初期, 所提出的李白詩與蘇軾詩之間的相同性之原因. 以下是硏究結果的摘要. 1. <寒食雨>詩的第一句爲“自我來黃州, 已過三寒食”. 以此推斷, 作詩時期爲元豊6年(1083), 是蘇軾48歲時. 現存<寒食詩帖>墨跡中有“右黃州寒食二首”的記錄, 故可推斷<寒食詩帖>墨跡幷不是作詩當時寫的初稿, 應是後來以一個書法形式書寫的作品. <寒食詩帖>墨跡中有三處修改的痕跡, 因此主張<寒食詩帖>墨跡爲作詩當時的初稿是不懼說服力的. 因爲古代文人書寫書藝作品時大部分背寫書題, 所以在其過程中經常會寫錯字. 2. 通過蘇軾的<題李白詩草後>, 黃庭堅對李白詩好評的理由可歸納爲以下三點. ① 無首無尾 ② 不主故常 ③ 不煩繩削而自合. `無首無尾`的含義是`無法抑制的自由與豪放性`; `不主故常`的含義是`不拘於老一套的淸新性`; `不煩繩削而自合`的含義是`無人爲雕刻痕跡的自然性`. 蘇軾的<寒食詩>具有李白詩中亦有的`自由`, `豪放性`, `淸新性`, `自然性`, 因此黃庭堅評價<寒食詩>爲“似李太白, 猶恐太白有未到處”.

서위(徐渭) 시의 눈[雪]과 시세계의 변모

이주현
한국중국어문학회|중국문학  70권 0호, 2012 pp. 95-126 ( 총 32 pages)
7,200
초록보기
本文針對明代徐渭詩中不斷出現的雪進行了考察. 以吟詠雪的詩作爲對象, 特別以雪作爲單獨的主題當作一個作品. 在考察與雪相關的詩的同時, 可以得知徐渭的想像力在特定時期上的變化. 針對雪的描寫中第一次産生裂痕的時間點, 爲徐渭出現精神病徵兆的時期. 這個時期的雪以破壞梅花及竹子的惡存在形式出現, 徐渭把被雪壓抑住的竹子來影射自己. 在徐渭的入獄時期中, 雪的壓迫及拘束更加直接的表現出來, 詩人以自身爲人類的形式遭受雪的攻擊. 在發狂時期以及入獄時期, 雪成了壓迫及拘束的象徵, 幷對後期造成了影響. 在此之前, 雪爲進入幻想世界的媒介, 正面的描寫這個世界. 然而到了後期, 幻想世界被取而代之, 負面的描繪現實世界. 詩的世界在變化的過程中, 詩的自我態度也發生了變化. 詩的自我在前期中想要歸屬於幻想世界, 幷斷絶人類世界中出現的現實, 但在後期的自我位於現實世界中把世界分裂成二. 最終徐渭詩中的雪, 從把自身引導到幻想世界的正面媒介, 變成了造成現實世界的自我與其他世界斷絶的負面攻擊者. 通過本硏究, 徐渭的境遇可以用詩來進入至極的個人領域想像世界, 也確定了想像世界的一面. 然而, 目前的硏究是否可以展現出整體的某種程度, 亦或只是發現了氷山一角, 現在還無法得知. 這意味著在後續硏究中, 徐渭的詩在全面上還必須進行更廣泛的硏究. 又, 對於描繪超越時代且多樣性詩人的想像世界, 可以更進一步增進詩的硏究方向.

문학 특히 소설문학으로서의 《오월춘추(吳越春秋)》 연구

김영식
한국중국어문학회|중국문학  70권 0호, 2012 pp. 127-151 ( 총 25 pages)
6,500
초록보기
一般人通常認爲《吳越春秋》是一部敍述吳越興亡之史的史書, 而且也包含着?多小說的特性. 如此的觀念主要來自古代典籍的書目分類. 例如《隋書·經籍志》首先把《吳越春秋》著錄在雜史類, 而《新唐書·藝文志》接着把?著錄在小說家類. 於是我從來一直願意硏究《吳越春秋》的文學特性, 特別是?含有着什?樣的小說特性. 這是寫作此篇論文的動機. 就史學者的立場來說, 雖然《吳越春秋》不屬於正統史書, 但是?具有?多史料價値. 一部包含着?多史料的《吳越春秋》具有?大的眞實性而補充了正統史書中吳越史料之不足, 因此被許多注家所用. 但是由於一些不合適屬於正史的內容(就是異聞奇事, 神話, 民間傳說, 志怪小說的因素, 和寫出作家的想像的內容什?的), 反而被放着在史學界的邊方. 這些文學的內容却是成爲小說的基本因素, 所以我們可以稱《吳越春秋》爲初步的小說 或近接於小說水平的小說. 《吳越春秋》裏面到處都除了有?多民間故事和神話傳說之外, 還有多些我們可稱?爲志怪小說的故事. 此外, 還有一些屬於小說的基本屬性之想像和虛構的故事. 値得注目的是作家按照小說家的立場把這些故事安排得?好的. 這是說作家從史家的圈子走出來而進入小說家的範圍. 《吳越春秋》的作者不但超過了以志怪小說的題材敍述故事的階段, 而且以歷史的事實爲骨幹來寫作作品的限制之下, 爲了提高讀書的興趣和表達作品的審美觀, 盡量用想像和虛構的筆法努力構成故事了. 對於這種努力, 我們可以說作者把《吳越春秋》看成了小說. 所以我們也可以說《吳越春秋》是一篇小說. 且說, 《吳越春秋》的作者突出地表現在塑造了幾個性格鮮明的人物形象上. 幾個人物如伍子胥·夫差·句踐是代表的. 作者把這些人物刻畵得特別好. 所以我們讀書以後, 雖然把書闔起來, 不知不覺地想起來這些人物的形象. 這是主要起因於作者的小說筆法. 總之, 由於如上述的幾個小說的特性, 雖然我們說《吳越春秋》是歷史演義小說的濫觴, 也沒有什?誇張的.
초록보기
1980年代以來儺戱硏究急速成長幷得到豊盛成果, 但各家對儺/儺戱槪念的認識有所不同, 導致一定程度的混亂. 爲了克服混亂和提示進一步認識, 本文先考察儺的早期本義和明淸以後的變義, 指出儺的意味範疇從逐疫儀禮逐漸擴大到儀禮自身現象存在, 認爲應該積極記憶作爲逐疫儀禮的儺的本意, 同時要考慮民俗現場和學術界通用的實際情況. 再者, 本文考察明淸以來部分逐疫儀禮中關羽代替鍾?等以前逐疫神格的資料, 比如元末明初雜劇《關雲長大破蚩尤》, 明萬曆年間《禮節傳簿》, 山西上黨隊戱《關公斬華雄》, 和今天安徽, 江西一帶的民間祭祀活動調査資料, 一邊指出關羽早在元末明初已經以逐疫神格的形象登場, 一直到今天在多數民俗現場活躍, 一邊還指出這個變化是在宋元以來長時間進行關羽神格化過程的基礎上, 由於參與民間祭祀活動的廣泛人民的嗜好和要求發展過來的. ?外, 本文還探索關羽的兒子關索是否做過逐疫神格的角色, 但到現在沒有發現肯定的證據, 反而確認一些否定的資料. 通過如上硏究, 本文得到暫定提議如下: 第一, 應該重新思考儺/儺戱槪念的再定義. 第二, 應該進一步發掘和調査關羽在逐疫儀禮中的形象和作用. 第三, 應該用更廣泛, 更客觀視野來進一步探索複雜無比的民間祭祀活動中的主要角色的形象和性格.

지방지(地方志)를 통해 본 청대(淸代) 화동(華東)지역 세시연희(歲時演戱)

안상복
한국중국어문학회|중국문학  70권 0호, 2012 pp. 177-203 ( 총 27 pages)
6,700
초록보기
本文的目的在于了解淸代華東地區的歲時廟會及其演戱槪況. 爲了這個目的, 筆者以幾百種的地方志爲對象進行了探討. 從歲序的觀點來看, 所有的歲時廟會可分爲如下三類. 第一類是節氣性廟會, 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是5種, 卽元宵會·春祈·端午會·秋報·鄕人儺. 從歲序的觀點來看, 元宵會相當于年始廟會, 春祈相當于春季廟會, 端午會相當于夏季廟會, 秋報相當于秋季廟會, 鄕人儺相當于年末廟會. 以此來看, 可以說節氣性廟會的週期所根據的是以一年爲期的週期卽春夏秋冬的四季週期. 第二類是季節性民間宗敎性廟會, 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是3種, 卽東嶽神會·關帝會·盂蘭盆會. 從歲序的觀點來看, 東嶽神會相當于春季廟會, 關帝會相當于夏季廟會, 盂蘭盆會相當于秋季廟會. 以此來看, 可以說季節性民間宗敎性廟會的循環週期所根據的是自春至秋的週期卽農事週期. 第三類是年中性民間宗敎性廟會, 城隍神會1種屬于這種廟會. 從歲序的觀點來看, 年始廟會·城隍神會·年末廟會這三者的循環所根據週期也是以一年爲期的週期. 從演戱的觀點來看, 華東地區歲時廟會的所有的演戱可分爲如下四類. 第一類是由本地的社或會來擔當的種種社火. 第二類是由職業藝人來擔當的優戱. 第三類是由路岐來擔當的種種雜戱. 第四類是由乞?來擔當的乞人儺. 以上四類戱中, 除了乞人儺以外, 前兩類占了廟會演戱的主流地位, 而第三類只不過是外皮而已. 但, 從演戱市場史的觀點來看, 這類也産生了肯定的影響. 對此, 我們應該給予肯定的評價. 値得一提的是除了乞人儺和端午會, 大多廟會的演戱在內容方面大同小異, 沒什?差別. 這表示廟會的普及導致了演戱機會的增加和演戱市場的擴大.

20세기 초 중국과 《혁명군(革命軍)》

백광준
한국중국어문학회|중국문학  70권 0호, 2012 pp. 205-228 ( 총 24 pages)
6,400
초록보기
首先, 簡單地介紹?容。 ?容從小有較爲强烈的反抗意識, 不顧父親的訓導, 不再參加科擧考試, 決心從事新學去日本留學。 《革命軍》是他在留學時開始執筆, 回國后完成的。 ?容的《革命軍》有何內容, 幷且爲何有那?大的影響力, 是本文重点所在。 先看《革命軍》的內容, 主要在華夷論之上, 例如引文“非我族類, 其心必異”是?好的佐證。 値得注意的是, 該書的主要論述大多來自留日留學生之間普遍流通的談論, 比如說《揚州十日記》, 《嘉定屠城記》也是留日留學生 “專意搜集明末遺民的著作”。 由此可見, 《革命軍》明明白白的是?容寫出的, 但換個角度說, 可謂是當時的集體創作, 卽是由時代寫出的。這自然有助于《革命軍》?受歡迎。 陳天華對《革命軍》的影響力曾說“此論一出, 人人傳頌, `革命革命`, `排滿排滿`之聲, 遍滿全國。” 爲了說明?的傳播力, 決不能疏忽《蘇報》案。 章太炎, ?容的文章幾乎刊載在《蘇報》, 其反滿語調甚爲激烈, 淸朝再也不能坐視, 而因爲《蘇報》社居于上海英國租界內, 不得不請英國政府配合。 因此, 這起案件本身聯系到革命派, 淸朝, 英國三者, 引起國內外的注目, 以至于提高《革命軍》的身价。 與此同時, 也不能疏忽該書的書寫。 像章太炎所說的那樣, “今容爲是書, 一以叫?恣言, 發其慙?”, 《革命軍》貫通着 “淺近直截”的筆致。 所以魯迅說“?說影響, 則別的千言萬語, 大槪都抵不過淺近直截的”革命軍馬前卒鄒容“所做的《革命軍》。” 幷且, ?容擅長演說, 這也使得他大量運用演說方式的表現, 增加了該書的煽動力量。 不過, 《革命軍》理論上的確有限, 卽未免內在矛盾。 換言之, ?給革命派留下?多要補充的理論課題。 如以苗族先居中原爲例, ?容沒有注意到那也可以解釋爲漢族侵奪苗族, 以導致排滿主張的自相矛盾。 后來章太炎對這一点展開理論上的補充, 而就其內容而言, 他更注意理論上封?, 免得發生岐義。 《革命軍》可說是當時還在改寫。 而社會上排滿輿論正逢高潮, 高度重視?容與《革命軍》, 結果逐漸被奉爲英雄。 我們不難看出, 當時多?充滿着大漢族主義。 耐人尋味的是, 以辛亥革命爲准, 革命派的態度上出現了戱劇性變化, 是廢棄前有的大漢族主義, 采取五族共和, 這應該說是政策上選擇。 ?容仍然被視爲革命英雄, 而這給我們重提一個問題, 是誰的影雄, 是?樣的革命, 就像章太炎在《革命軍序》所提到的那樣。

소삽(蕭颯)의 소설(小說)에 관한 소고(小考)

김은희
한국중국어문학회|중국문학  70권 0호, 2012 pp. 229-253 ( 총 25 pages)
6,500
초록보기
The death of Jiang JieShi(蔣介石) didn`t only mean the disappearance of the individual. It meaned the fall of the patriarchal power structure and the collapse of the puritanical culture. The strong desire for the political democratization in the late 1970s of Taiwan was an inevitable consequence of high growth of 1970s, and the vitalization of the female discourse and feminism was based on the change of political authority and the diversification of cultural discourse. These new streams became the foundation of the birth of the female literature. The second-generation woman writers brushing round in the 1980s agonized over the identity as a taiwanese and a female. They experienced the political democratization and the high economic growth, and began to pay attention to the Taiwan`s destiny and taiwanese reality. XiaoSa(蕭颯) is a representative of the second-generation woman writers. XiaoSa`s fictions embodied various characters all types of strata in the Taiwan society. In this sense, we can say her fictions are a mirror of the concrete life of Taiwan woman in the 197,80s. Her fictions can be divided into three types according to her critical mind: adolescent delinquency, spouse` infidelity and the revelation of female consciousness. Her fictions that deal with the adolescent delinquency presented a question of family disorganization and human alienation under the shadow of high economic growth. Those dealing with the spouse` infidelity propounded the crisis of the family and spouse standing on the border between the premodern represented by feudal androcentrism and the modern represented by New feminism. In this context, her fictions dealing with the revelation of female consciousness are said to be the climax of her critical mind. By the way, the structure of her fictions dealing with the revelation of female consciousness gives an impression of being too schematized because of the obvious antagonism between an incompetent or patriarchal male and a wise, good wife, that is, the structure that the female`s subjective change is begun only when the male is situated as a female`s opponent. And that the author`s critical mind is still in the personal and economic independence is the author`s historical limit of being locked by her own experience.
1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