글로버메뉴 바로가기 본문 바로가기 하단메뉴 바로가기

논문검색은 역시 페이퍼서치

중국문학검색

CHINESE LITERATURE


  • - 주제 : 어문학분야 > 중어중문학
  • - 성격 : 학술지
  • - 간기: 계간
  • - 국내 등재 : KCI 등재
  • - 해외 등재 : -
  • - ISSN : 1226-2943
  • - 간행물명 변경 사항 :
논문제목
수록 범위 : 74권 0호 (2013)

맹자(孟子) `호연지기(浩然之氣)`와 `야기(夜氣)`의 명상적 의미

박석
한국중국어문학회|중국문학  74권 0호, 2013 pp. 1-22 ( 총 22 pages)
6,200
초록보기
孟子的修養論是繼承孔子思想而發展來下的. 孔子和其門徒沒有言及有關“氣”的問題, “浩然之氣”和“夜氣”在儒家修養論之範圍之內可以說是前代未發的修養法. 因而令人在理解上則有較大的分岐. 甚至有人認爲“浩然之氣”來自黃老道家的關乎心身修鍊的“氣”. 孟子曾經在齊國逗留五, 六年, 當時就是稷下學宮的黃金時期, 學派之間的交流頗爲活潑. 孟子?可能是吸取黃老道家的“氣”槪念, 在儒家的角度加以變形, 創造一種新的修養方法.. 本論文的目的在於以冥想的觀點分析“浩然之氣”和“夜氣”. 雖然“氣”這個槪念分明是從外派借用的, 可是其修養法是根據儒家的修養論而産生的. 浩然之氣不是通過呼吸修鍊而養成的, 而是養之以道與義而得到的. 夜氣不是通過三更半夜的呼吸修鍊而養成的, 而是說與外物未接時擁有的本來的道德性. 可是從冥想的觀點來看, “浩然之氣和夜氣旣然是由“氣”這個詞匯構成的用語, 難免含有單純的道德的省察乃至反省的思惟以外的某種不容易以語言表達的心理的生理的力量. 其實“氣”這種心理的生理的力量不一定是通過呼吸修鍊或者導引術而養成的, 也可以是通過精神修養而得到的. 脫離儒家修養論的槪念和用語, 從冥想的觀點來看, 浩然之氣是用强化自己的信念的積極的方法來擴充生命力量的修養法, 夜氣則與此相反, 是用放下與外物接觸時發生的欲求的消極的方法而回復本來的生命力量的修養法, 從“氣”的性格來說明, 前者是又至剛又至大的“氣”, 也可以說是通過積極的努力而得到的後天的“氣”, 後者是又明淨又靜寂的“氣”, 也可以說是已在自己的先天的“氣”.
5,700
초록보기
司馬遷所撰的《史記》有本紀、 表、 書、 世家、 列傳的五體構成。 自班固以來, 歷代依倣, 成爲中國傳統史學的主干, 稱爲紀傳體。 司馬遷記載了上起黃帝時代, 下訖漢武帝天漢年間的歷史。 班固撰寫《漢書》的記述范圍基本上限于漢代。 從西漢的成立到漢武帝時期, 兩書記述的內容不可避免地有重疊的部分。 在對這段時期的記載上, 班固大部分遵循司馬遷的記述。 然而我們還是可以發現有意義的差異, 而這正說明了兩位作者歷史觀的不同。 据體例來講, 最大的差異是世家的存在與否。 總體來看, 司馬遷對個人的歷史有關心, 而班固基本上代表漢朝的立場。 本稿對這種問題, 關注了兩者之間的差異。 其主要硏究對象是有關項羽與陳勝的記述。

이백(李白)의 간알시(干謁詩)에 나타난 관직 진출 열망

임도현
한국중국어문학회|중국문학  74권 0호, 2013 pp. 41-66 ( 총 26 pages)
6,600
초록보기
本論文是通過對李白的干謁詩的分析來看他追求官職的欲望. 李白雖然自己有?當時一般文人不同的自我中心的價値觀, 但是在追求政治的功名的方面, 他還是用國家機構的制度來努力取得官職. 爲了求官, 他主要用這些辦法; 對玄宗的獻賦, 以認定道士的名望走終南捷徑, 對內外各層官員的干謁. 除了翰林供奉在職的一年多以外, 他在以干謁爲主的求官活動上消費了一生的時間. 他寫了六十多篇的干謁詩, 其中我們可以發見?別人不一樣的李白獨特的特點. 在內容上李白干謁詩有兩個特點: 1) 對干謁對方的稱頌的篇幅變化非常大, 有的專寫對方稱頌, 有的蓮對方名稱也沒寫而專寫自己的情況. 2) 關於他自己的內容非常多樣, 有的吐露自己生活上的困窮, 有的不客氣地誇示自己的才能. 所以除了以豪放飄逸爲主的干謁詩以外, 表示謙讓柔弱的風格的干謁詩也比較多. 干謁詩形式上也有兩個特點: 1)詩裏的話者是多彩多樣, 有的是名馬, 有的是閨女, 有的是香蘭. 2) 爲了表示對對方的尊敬, 以古體寫的干謁詩的篇幅比較長, 以近體寫的, 特別是以排律寫的干謁詩比較多. 這樣他寫干謁詩寫得非常多樣之所以, 是因爲他對政治功名的慾望非常强. 再說雖然他求官的試圖都失敗了, 但是他根本不知道放棄, 繼續求官. 所以他在`求官-失敗-悲哀-克服悲哀-求官`的圓環裏度了一生.

계승(繼承)과 창신(創新)의 관점에서 본 당송(唐宋) 절구(絶句)의 미학

주기평
한국중국어문학회|중국문학  74권 0호, 2013 pp. 67-90 ( 총 24 pages)
6,400
초록보기
一般認爲唐宋之間在風格型式敍述方式等方面有?多區別, 還有在美學方面也有不一樣的價値標準, 而互相不能涉及, 進而要評價兩者的愚劣. 但筆者認爲唐宋詩的分別不是由美學價値的轉換和轉移形成的, 只不過是?的擴大和深化. 這樣特色特別在絶句上明顯表現出來. 在本論文先通過考察對絶句的來源和作法的歷來議論, 糾明了講究對仗, 調和韻律, 變化句式, 曲折節奏等就是絶句的共通美學價値標準. 而且以題材, 型式修辭, 詩想結構和開展方式爲主要項目考察了唐宋絶句的區別. 在題材方面, 以七夕, 花朶, 月亮爲主考察了, 而能發現了雖然在其活用及敍述方式, 象徵, 含意等方面上有宋詩的特色, 但是那些大部分是其來源在唐詩的. 在型式修辭方面, 以景物描寫和含蓄爲主考察了, 而能發現了在這方面上一點兒也沒有唐宋絶句的區別. 最後在詩想結構和開展方式方面, 以句法和物作法爲主考察了, 而能發現了宋詩繼承了唐詩句法而創新了新句法.
초록보기
本稿以韓國所藏中國本歐陽修詩文集板本爲主要硏究對象, 將探討朝鮮收容歐陽修詩文集與文學的情況. 目前韓國所藏歐陽修詩文集, 主要是明淸代歐陽修詩文全集. 明刊本有明正德一年(1506)日新書堂刊本《新刊歐陽文忠公集》五十卷, 嘉靖十六年(1537)吉安知府季本本一百五十三卷, 嘉靖三十九年(1560년)江西撫都院何遷重刊遞修本一百五十三卷, 萬曆四十年(1612)陳于玉刊本一百三十卷. 淸刊本有康熙十一年(1672)曾弘刻本《歐陽文忠公集》一百零五卷, 康熙十一年(1672)焉文堂重修曾弘本, 乾隆十一年(1746)孝思堂刊本一百五十三卷, 乾隆十二年(1747)孝思堂本重刊本, 光緖十九年(1893)澹雅書局飜刻歐陽衡校刊本一百五十三卷, 錦章圖書局石印歐陽衡校刊本一百五十三卷等等. ?外, 韓國所藏淸刊本歐陽修文選集, 有宋陳亮校刊《歐陽先生文粹》二十卷, 民國二年(1913)上海會文堂書局刊《六一居士文集》七卷, 民國彭期編訂《歐陽文忠公尺牘》四卷等等.

朝鮮本 《東坡詩選》 初探

김보경
한국중국어문학회|중국문학  74권 0호, 2013 pp. 119-149 ( 총 31 pages)
7,100
초록보기
韓國國立中央圖書館所藏朝鮮本《東坡詩選》與諸多流傳到朝鮮或者在朝鮮刊刻的蘇軾詩文集不同, 是由朝鮮時代人親自編訂而出版的書。 該書的出版無疑是値得學術界關注的事情, 但是到目前爲止, 對於?的專題硏究却幾乎沒有。 本文筆者?對於朝鮮本《東坡詩選》的編者、 版本情況、 編撰體例、 意義及局限等的問題進行了初步的探討。 其主要內容大略如下: 第一、 朝鮮本《東坡詩選》乃是朝鮮明宗時期文人鄭磁利用其叔父鄭百朋所編的原稿, 增添劉辰翁批點本《增刊校正王狀元集注分類東坡先生詩》25卷本中的注釋與批語, 借助朝鮮平安道地方官府的力量而刊行的書。 其刊行目的在於要振作平安道泰川地區的儒風; 給准備科擧的讀書人提供一種參考書; 幷且讓讀書人透過這部選本來系統有效地學習蘇詩而最後把握詩歌創作的要領。 第二、 朝鮮本《東坡詩選》以朝鮮刊本劉辰翁批點本爲底本, 其版式和編次也基本上遵從底本。 該書收錄作品大都是蘇詩的長篇七言古詩, 這應該與當時的朝鮮科擧, 尤其是進士考試以長篇七言古詩的創作爲考試科目有非常密切的關系。 第三、 朝鮮本《東坡詩選》在朝鮮前期的韓國本中國詩選集刊行史、 東亞漢字文化圈裏蘇詩版本的歷史以及朝鮮中葉蘇詩接受史上都具有較爲重要的意義。 不過, 該本幾乎沒有値得關注的異文和注釋, 幷且幾乎沒有收錄長篇七言古詩以外的蘇詩名篇。 在某種意義上, 這呈現出該本的局限性。 與此同時, 朝鮮本《東坡詩選》刪掉底本中的“類名”和注家姓名, 幷且有?多地方刪減或者改變原來的詩題以及注文, 這些都會妨碍讀者准確地閱讀幷理解蘇軾的詩歌。 此外, 該本還有較多的錯別字和漏字, 其注文中寫不淸楚或者寫錯引文出處的地方也不少。 這些都可以說是朝鮮本《東坡詩選》的缺點, 令人感到有些遺憾。 筆者希望本文對於想了解韓國所藏的蘇詩版本與朝鮮時代文人的蘇詩接受的學術界同道有所裨益。
초록보기
雖然《胡?十八拍》不能確定爲蔡琰所作, 但從其內容和情緖來看, 作品裏表現出蔡琰的悲哀。 其後許多文人以《胡?十八拍》爲題材以及材料進行創作。 其中王安石、李綱和文天祥用集句的方式來創作了《胡?十八拍》。 其實, 集句詩是中國古代詩歌上一種特殊的詩體, 取古人已成的詩句寫成別外作品, 所以大部分的文人認爲這種詩是一種文字遊戱。 集句詩在北宋時代得到發展幷且逐漸成熟, 其中王安石創作的《胡?十八拍》不僅達到了`如出一手`的藝術境地, 而且擴大了其形式範圍。 以《胡?十八拍》爲題目的集句續作者, 還有南宋李綱和文天祥, 本文以《胡?十八拍》集句詩爲硏究對象考察了其文學上特點和意義。 第一; 他們與蔡琰所處的相似時代背景是《胡?十八拍》集句詩創作的主要原因。特別李鋼和文天祥都親身經歷過如靖康之亂或宋朝之滅亡等國亂之狀, 這成爲他們創作《胡?十八拍》的主要動因。 第二; 他們都最常引述的是杜甫的作品。 他們都不僅愛好杜詩, 而且强調了杜詩之`詩史`的性質。 所以他們不僅用杜詩來描述他們所處的時代情況, 而且體現杜詩之詩史的價値。
6,000
초록보기
中國的梁祝故事是描述靑春男女的現實不了的愛情與殉死的。察看訖今流傳的文本的性格的話, 梁祝故事利用多種多樣的敍事媒體變容下來的: 包括手筆·雜識·日記·札記在內的文人筆記類, 包括彈詞·鼓詞·寶卷·各種戱劇和地方戱在內的民間藝人的演戱類, 做爲文人作家的意識的創作的小說類, 包括電影·連續劇和?通片在內的影視類等。 這篇文章在這些敍事媒體里面首先考察文人筆記類用什?方法變奏梁祝故事。爲了對於筆記類的性格的完整的判斷, 這篇文章只將具備着完整性情節的梁祝故事文本爲硏究對象。 而且爲了敍述的方便, 這篇文章將文人的筆記類分爲三個下位媒體: 雜記類, 地志類和碑誌類。 屬於筆記類的梁祝故事顯示着?別的敍事媒體不一樣的幾個特徵。 首先, 筆記類的敍述者們視梁祝故事爲眞人眞事。 第二, 由於這樣的敍事態度, 爲了强調故事的眞實性, 他們將歷史人物和歷史事件穿揷在故事里面, 而這個歷史人物與歷史事件變爲爲了宣揚封建意識形態的裝置。 第三, 梁祝故事里面的揷話不具有具體的敍事, 只停留在簡單的敍事。 這些特徵基本上來自於敍事者的身分, 也就說, 敍事者是文人也是官僚, 是統治意識形態(儒家理念)的擔體, 還有來自於筆記類的屬性, 也就說, 筆記類是對於人物和事蹟的片斷的短篇故事。 大體上說, 雜記類明確地顯示着梁祝故事的發展樣態。 比起其他的下位媒體來, 雜記類可能發展爲豊富的話語(discourse)是由於雜記類這個媒體的特性, 就說, 雜記類在傳聞的?架里面還有加工故事的可能性, 也就是說, 敍事者能發揮自己的文學想像力。 比起雜記類來, 因爲地志類是如實地傳達特定地方的人物或者古蹟等的媒體, 而且碑誌類是用一定的敍事?架來褒揚人物的功業等的媒體, 所以地志類和碑誌類的敍事者只止於記錄者, 不能發揮文學想像力。
초록보기
Pingjiang Buxiaosheng(pen name of Xiang Kairan, 1890-19570)`s Jindai Xiayi Yingxiong Zhuan (The Stories of Modern Chivalrous Heroes, 1923) which addresses local legends with a saga of chivalrous fighters and heroes such as Huo Yuanjia and Wang Wu in late Qing, has been widely conceived as the Bible of knight-errant novels in the republic era in China. Despite the high recognition, there has been little research investigating the specific causes of such evaluations of the work. In this context, this study illustrates the characteristics of the Jindai Xiayi Yingxiong Zhuan which differentiate it from other narratives of knight-errant, and through the examination of the work`s distinctive characteristics (i.e., highlighting the Chinese martial arts and usage of national confrontations), the study points out that the novel has marked the beginning of new phase in the field of narratives knight-errant by its introduction of the conceptual idea of nation-states.
6,100
초록보기
中國現代文學的文學觀念是隨着政治變動而轉變, 因而二十世紀中國文學史是由幾個“斷絶”的文學時期構成的。 文革結束以后, 有幾次學術潮流針對這種文學史狀況提供學術檢討。 這篇文章在同這思路一樣的問題意識下, 關于老舍在1930年代的文學觀, 要還原到歷史現場來闡釋?。 再說, 最近一些硏究者往往把30年代的老舍文學觀評價爲一種“純文學”論, 筆者還懷疑這種評价幷不符合老舍在30年代的文學觀。 爲此, 本文要用老舍在1930年代山東齊魯大學敎書時自身完成的講義錄《文學槪論講義》來闡釋。 其內容如下: (1) 對文學之所以爲文學的掌握, 卽對文學本質的掌握是老舍展開自己文學理論的又基本又關鍵的觀點。 他把?當作文學創作和欣賞、 評論的出發點和關鍵。 (2) 可是老舍認爲, 文學之所以爲文學的文學性是隨着時代産出不同傾向的文學。 他對文學的歷史性有充分認識。 (3) 關于“寫實主義”, 他認爲?的出現雖然有時代的必然性, 但“寫實”這個主張却有根本性的理論缺陷, 因爲不可能存在“只有寫實沒有理想的文學”, 卽理想和寫實是文學的必鬚要素。 (4) 關于文學本質, 他認爲文學不是模倣而是作家的創造。 文學是“自我的表現”、 “個性的表現”, 他用這些話語來表達這個觀念。 (5) 他說風格是判斷是否文學的尺度, 風格是?內容不可分的一種形式。 這是把文學當作一個獨立單位的文學觀, 包含20世紀后期文學觀的萌芽, 20世紀后期一些文學理論注重文學的“事物性”。 (6) 他對當時文壇主流普羅文學不提起任何評價, 這意味着他一方面認可普羅文學出現的必然性, ?一方面對普羅文學界的派別性有批判態度的。 總之, 30年代老舍的文學觀是?當今“純文學論”有出入, 純文學論不能充分闡釋老舍文學觀。 在對老舍文學觀的正確認識下, 要繼續硏究這種文學觀的其后命運幷探索中國20世紀文學的整體性。
1 2 >